打脸这件小事(重发)

2022年3月31日 1277点热度 96人点赞 1条评论

今年的奥斯卡被卡在了奥密克戎和俄罗斯之间,本来波澜不惊。直到颁奖典礼上威尔史密斯怒抽了主持人洛克一耳光。

事情的起因是素来嘴欠(以前在颁奖礼上还揶揄过亚裔)的主持人拿史密斯的老婆开玩笑。史密斯夫人因为患病脱发,不得已剃了寸头,结果洛克这个欠儿登就说她的造型挺适合去演《魔鬼大兵》的续集。那个电影的主角是一个光头女兵。

这差不多约等于某女星因为得病打激素发胖,然后某个嘴欠主持人大庭广众之下就当着她丈夫的面说,现在你老婆可以在《西游记》里反串演二师兄了,哈哈哈……

这就叫找抽。本来史密斯还尽量克制地在台下陪着尬笑了两下,结果瞟见夫人神色不对,这才忍无可忍,上去抽人。

有一年金鸡还是什么奖的颁奖典礼上,嘉宾冯小刚也是笑眯眯地埋汰赵本山,结果老赵也没惯着他,上去同样笑眯眯地给了他一下子。

史密斯掌掴事件最戏剧性的地方在于,打人后没几分钟,居然组委会宣布他因在《国王理查德》中的演出得了今年影帝。当然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不至于是嘉奖他耳光抽得好。

史密斯上台领奖时眼含泪花地说,他在剧中的角色是一名会为了保护家人而战的人,而爱会让人做出很多疯狂的事。第二天他也公开道了歉,包括向被打的那厮。洛克也挺知趣,事先就貌似大度地说自己不会追究什么。但舆论方面开始发酵,有挺史密斯的,也有骂他的。组委会宣布要启动调查,并且很可能收回颁给他的影帝奖杯。

总之,这一次黑衣人真成了传奇,但也成了全民公敌。他这一波属实是高出了大气层,不知何时能重返地球。

打人当然是不对的。政治上就不正确。幸好,他虽然打得是黑人,可自己也是黑人,事情才没闹得更大。

当年巴顿将军看到两个在战地医院装病号的逃兵,怒不可遏地一人给了一耳光。因为在他看来,怯懦会传染,最终是会害死战友的。可他虽然懂军事,却不懂政治,大众就给他科普那俩大兵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最后巴顿被迫道歉,并且从此仕途蹉跎,止步不前。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因为这正是所谓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行动。然而辱人者人必辱之,怎么说史密斯也不是全错。难道他应该找个场合,也公开拿洛克的妻子开个低级玩笑吗?难道赵本山应该等到自己给冯小刚颁奖时候才说,刚子啊,按你现在的造型你可以去模仿杰克逊了……这样的话,自己不就变得和对方一样low了吗?两害权衡,可能还不如当时来一下子干脆。

而且史密斯和赵本山的情况还不同。因为一个是保护妻子,一个是保护自己。我记得胖牧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如果你打我左脸,我会给你右脸;但如果你打我老婆,我会抽你。

对此我是阿们的。

不过“打脸”这个词,如今的语境中多半不是指打别人,而是指打自己。或是无能狂怒,或是自相矛盾。就像分不清大小杯的罗老师那样,或者像搞不定NBA的央视那样:

后者这种打脸,其实也有些许无奈。因为被崇高理由架在了半空,想悄悄下来,又怕被热血宅男质问: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所以干脆等上两年,低调复播,管他什么打脸不打脸。反正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还有些低级红高级黑,公开打老百姓脸,顺便让领导没脸。大家都心慌慌地接不上龙抢不到菜,结果你个小小的有关部门就来个负面正能量,漂白式抹黑,发动领皇粮的带上#晒晒我家蔬菜包 的标签秀你那不知哪来的特供,向大众挑衅,让疫情影响更加恶化,属实是因衅撑疫。

所以他们招来下图这个结局,老百姓只会说:干得漂亮!

就像《希腊罗马名人传》里记着说,埃及艳后面对屋大维,先晓以国家利益,又想用屡试不爽的美人计,结果:

克丽奥佩特拉发现这招行不通,于是就马上转换语气请求他的饶恕,仿佛又想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更久一点。最后,她列出一张自己的财产的清单,然后交到屋大维的手里,这时她的一位管家塞疏卡斯(Seleucus)站在旁边,看到清单后,竟向屋大维透露那上面并没有囊括完她所有的财产,指责她隐藏不报,克丽奥佩特拉一听就火了,立刻从床上下来,抓住他的头发,在他脸上狠狠甩了几个耳光。

这种打脸也堪称双向奔赴了。近年来可与之相比的怕只有平西王那绿油油的一耳光。

避免被人打脸实际上不难,管好自己的嘴就行。反倒是避免被自己打脸要难一些。丘吉尔说:“不要把原则唱得太高调,以至于无法适应环境。”意思就是说,装一装就得了,不要装得太过,否则就会被现实打脸。

当然他活得够久,够久就会见到一些不常见的事,比如真有人能改造环境来适应原则。对此他发出由衷的赞美:“苏联的确伟大,因为它克服了很多问题,就是克服了很多在资本主义国家本就不会出现的问题。”

历史不断证明,想要不被自己打脸,关键点不是不要脸,而是要管好自己伸得太长的手。否则看不见的手一定会来收拾看得见的手。

教育也是类似。身为老师或家长,让孩子照着自己的禀赋生长就好。如果掌控欲太强,不忙起来就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不停折腾,孩子就有祸了。你只是个有限的人,怎么可能全知全能呢?

就像有家长费尽心机花1000多万买个学区房,结果上了三年网课。以为孩子进入青春期会为情所困,结果没想到是为疫情所困。

又像一个学校老爱说自己是全市第一,数学竞赛自己成绩最好,同时不忘天天在学校黑板报和广播站宣传某国际学校虽然号称是传统名校其实啥也不是。结果当真正的国际奥林匹密克戎数学竞赛来了的时候,发现自己那套办法尴尬了,国际学校反倒表现不错,只好低调地借人家的参考书来看。

这也叫打脸。

不过抄作业也并不容易,因为人家的参考书都是英文的。这个奥赛班的数学老师是刚从小学部调上来的,本身不太懂数学。于是只好让学生死记硬背,付上一切代价准备考试,并且暗示他们什么办法都可以用。因为校长说了,考不好他就得下课。

于是班里数学课代表很精确又精致地把答案填满,把思路说圆,按照他所掌握的最精巧的公式,编制了一组数据,把增长曲线图画得漂漂亮亮。其他人就老老实实,用笨办法,尽力而为,不会就说不会,多少就是多少。

可是最后无论优等生还是差生,都考砸了,成绩是清一色的零。最后他们还哭着说:咱们都是零分,老师会不会说我们是作弊呀?

这局面,也不知道到底打了谁的脸。课代表在尽力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破一个破不了的局。可是逼他这么干的,罪比他更大。一种不造假就不能存续的教育,正是地狱本狱。因为他们拜的是说谎之人的父。

其实史密斯领影帝奖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是丹泽尔·华盛顿对他说过的:“到达人生的最高点,必须要小心,因为正是恶魔找上你的时候。”

所以,不管你叫它山中贼还是心中贼,魔鬼就是魔鬼。不对付它,邪恶就会一波一波袭来,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打脸的事就会不断上演,愈演愈烈。

能解决此事的优等生只有一个。

就是当年的那个男人。他比白人黑,比黑人白,但也不算是黄种人。他谁都不是,又谁都是。他是男人,却暂时未婚,因为未婚妻还没到出嫁的年龄。他是国王,吃喝穿戴却像个仆人,只有在他开口的时候,人才惊讶于他的睿智与权柄。他曾教导:“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人们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于是他用生命来解释。他一生行事高洁,无可挑剔,最后却被莫名其妙地定了死罪。执法人员蒙上他的眼,用力打他耳光,问他知不知道打他的是谁。

是谁呢?是人吗?是鬼吗?是你吗?是我吗?

他却说:我赦免你们,因为你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是我不知道你们是谁,而是你们不知道我是谁。认识我的,所有打脸的罪就被赦免,代价由我承担。不认我的,终将自己打自己的脸,一路把自己打进地狱。

等到那一切的灾害都过去,他会在白云下,大地上,举行他的婚礼。

所以,如今坐困愁城的我们,真正的盼望不是蔬菜包,不是特效药,而是握紧手中的请柬,等待那场婚礼的到来。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 不二

    足见这些梗是老少咸宜,连肉食者也能看懂,神的普遍恩典何等奇妙 😂

    2022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