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2019年 5月 23日 837点热度 1人点赞

录音整理:黄智慧姊妹


引言


好,今天是清明节小长假,仍然有这么多弟兄姊妹和亲朋好友可以来到这里来听讲座,也是非常让人感动。大家牺牲了自己的休息和娱乐的时间,坐在这里想要听一个跟生命和真理有关的讲座。


上一个月我们分享的是《返璞归真》这本书的第一章,这一章的题目叫做“宇宙意义的线索”,就是说你从哪些地方可以得知整个的终极的意义在哪里。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动画片,这个动画片是电影的一个附属动画片,电影大家应该熟悉,叫《黑客帝国》三部曲,但是他有一个延伸出来的九部的动画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谁都看过?其中有一个叫做《世界纪录》。大致事情就讲,这个人在虚拟的世界当中,每次得短跑冠军,每次得短跑冠军,十秒、九秒几,后来要突破九秒,当他突破九秒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是一堆数码构成的。他本身就在虚拟世界里吗,对吧?可能是程序设计的时候,就设定人类的短跑速度不可以突破九秒,但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突破了,所以他看到了那个世界的本相和真相。所以他在那个地方利用速度的突破,变成了他认识他那个虚拟世界的一条线索。


我们这个世界也存在着这种线索,可以让你知道终极的意义存不存在,绝对的一位存不存在,这是我们上一次主要分享的内容。


论证的结论就是他存在。是吧?大家之所以会吵架之所以会争吵,是因为我们都相信有一个绝对的公义,绝对的公理和绝对的标准存在,你是根据这个去衡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的。所以我们经过了上一周、上一个月、上一次这样的一个论证,我们说意义是存在的。


今天的这一个是第二章,第二章的话我们就来进入到跟大家分享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相信什么”。我们指的是基督徒,对吧?就是很多人知道我们是基督徒,但是你不一定知道基督徒相信的是什么。甚至于可能你本身已经是基督徒很久,你信的是什么你自己不一定完全说得那么完整,对吧?所以从今天这个角度,我们不会用太多的,尽可能不用太多枯燥的神学术语,而是来跟大家试着去分享,基于宇宙有一个意义,并且我们相信这个意义来自于上帝这样的前提,身为基督徒我们相信什么?


泛神论


首先我们可以说人类根据他有没有对于神的信仰可以分成两种,一种叫做不信神的人,一种叫做信神的人,今天的世界大概70多亿人,不信神的是多数还是信神的是多数?心里有某种信仰的其实是多数,绝对的不信神的人是极少数,是吧?而且都集中在东方大国当中,是吧?那么先不说少数不信神的,大多数的人是信神的,大多数的人信神。这个地球上2/3以上的人是信神的,可是信神和信神还不一样,我们今天记得这个主题,我们要分享基督徒信的是什么?首先来说对于信神的来说,他信的这位上帝是个什么样子?是怎样的一位上帝,或者说怎样的一位神,大致上也可以分成两种。 


一种认为上帝就是我们中国有句话说“太上忘情”。你听过这句话吗?至高的那一位是没有情感的,他是超越善恶的这样一种意思。他认为上帝超越善恶,这是很多虽然信神的人,他实际相信的是这个,简单的说就是佛系,是吧?佛教认为的某种至高的法或者缘或者律,总之他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这些东西的。甚至于有一些人你可能不知道,他居然也是信神的人,比如黑格尔。你听过这个名字,对吧?他其实也是口口声声在讲上帝,只不过他所讲的上帝其实是某种绝对理性。在那个意义上,他是一个泛神论者。对于这种泛神论者来讲,或者说这种他认为上帝超越善恶的这种观点,他就会把宇宙当中他很少去用道德的观点看待宇宙和其中的一切的事物,他不会说有绝对的对和错。举一个比方来说,他并不会认为人的生命一定比动物的生命更高贵。你知道为什么叫佛系了是吧?我们基督徒会讲说人人平等,佛教听起来比你更加博爱,他讲众生平等,是不是?是不是还有某种泛神论会讲万物平等,众生平等还是内中有生命的他平等,对吧?会不会有一种结论到一个万物平等,人和板凳也是平等,那谁知道,也许也有这种东西。


所以在这种观点之下,假设比如说泰坦尼克号沉没,我们说那是一个生命的悲剧,好多人都死了,对吧?但是他会跟你讲那也不见得。因为对于人来说是悲剧,对于厨房里刚打捞上来的龙虾,那不就是生命的奇迹?居然又获救了,是吧?这个郭德纲讲过的段子是颇为奇特,好像听起来很有理的样子。但是我们一般来说不太会认为人的生命和龙虾的生命是一样的尊贵,是不是?所以说这个是一种无善恶和佛系,很泛神论的,是这样的一种信仰。 


你会发现中国人默认是有点倾向于这个意思,这就说明你受佛教和泛神论的影响很大。而基督徒,基督教,犹太教,整个的亚伯拉罕诸教所相信的是什么呢?是上帝是绝对的善,不叫超越善恶,他就是绝对的善。而且他喜欢善,讨厌恶,而且他还要求人类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去行动,也就是以他所喜欢的善的方式去行动。对于那些泛神论者来讲,经常会有一种观点,就是宇宙就是神本身,神就是宇宙,神在这个宇宙中无处不在,每一个小东西里都有神的存在,他会从这个角度去理解。 


而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相信的上帝,他是外乎于宇宙的,换言之,宇宙是他的作品。你不能把一幅画等于那个画家是吧?画家不是他的画,宇宙是上帝的作品,这是我们的观点。他本身并不在宇宙,被这个宇宙限制,他是外乎于这个宇宙。所以从这种相信有绝对的善出发,基督教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从来不会承认说邪恶就是应该有的,罪恶就是应该有的,他会承认它实际上是有的,但不承认那是应该有的。


如果是泛神论,他就会推出一个著名的一句话,黑格尔有一句人人都应该知道这一段的句名言是什么?叫做“存在即合理”。有没有?存在即合理,看你要从哪个角度理解了这句话,是吧?那他就让你认命。你要说你生在邪恶当中,他告诉你邪恶自有其合理之处。但作为基督徒来说,他会冷静的平静的,但是不妥协地讲,邪恶就是邪恶,他不应该存在,即便他现在是存在的,我们就要来去致力于去征服牠,消灭牠,改变牠。你会发现这是不一样的一种选择。所以当然由此我们说上帝是绝对的善,可能你的脑子中已经在想一个问题,你要讲他是绝对的善,恶是哪来的?可能会有人问这个问题,对吧?


如果没有光


如果上帝是至善的,恶是哪来的?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这个辩证法训练有素,马上就能问出这么深刻的问题,是吧?其实问问题永远比回答问题要简单。对吧?你可以立刻提出无数个这种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下面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可以尝试怎么回答呢?假设说没有上帝,没有一个绝对的善,假设没有。你是跟谁来对比说这个世界是恶的?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并不存在绝对的善,你是根据什么来说什么是恶的?你说因为我喜欢就是善,我讨厌的东西就是恶。你喜欢的就是善,那就不配称为善。你要明白这个标准太低了,对吧?所以如果没有上帝,你都没有角度去说这个世界邪恶和不公正,就好像说你要掉到水里,你说我的身体湿了,你是根据你在岸上默认应该是干的这种状态,你说你湿了。但一条鱼它就不会觉得在水里面湿,是不是?它有它的前提,它不会觉得湿。所以你的尺子是什么呢?当你要极力的去证明上帝不存在,想证明现实毫无意义的时候,想证明一切都是虚幻,都是相对的时候,你至少在这样做的时候,你是想让别人认为你这种证明还是有意义的。你明白这个矛盾在哪吗?你想告诉别人,世界没有意义,一切都是相对的,无所谓善恶无所谓对错。你至少在推销你这个理论的时候,是希望别人认为你这个理论还是对的。你已经在用你的这种证明在表达世界上并不都是绝对的那么没有对错。要不然你为啥在这证明?为什么要让别人相信?对吗?所以很多地方都可以让我们知道,你如果没有上帝,你就没有这个尺度。你都不知道是在跟谁对比,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是恶的,是不公正的,是不好的等等。


所以如果这个宇宙里根本就没有光,那就不会有长着眼睛的生物,你也就不会知道宇宙是黑暗的,你明白吗?在那个时候黑这个词就没有任何意义,对于不长眼睛的生物来说,是不是?所以我们所做的一些恰恰在证明上帝的存在。


掺水的基督教


好,我们说了基督徒相信什么?我们相信上帝,相信上帝是这样一位绝对的善。但是立刻就有人把基督教理解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就开始认为,好,你不是说了吗,基督教是善的至善的一位上帝,好,我承认,我相信。于是在他的观念当中,他把基督教变成了一种掺水的基督教,这个掺水的基督教就简单的一句话说就是只有一位善的上帝,所以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是善的,用这个电视剧的名字叫《都挺好》是吧?没有什么罪,没有地狱,没有魔鬼,不需要有救赎,不需要这些东西,都挺好,大家将来都会上天堂的。听起来非常的大爱无疆,非常的清新,对吧?


但这个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掺了水的基督教。我可以这样讲,所有认为基督教很简单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自己太简单,并不是基督教简单,这个世界上其实终极而言没有简单的东西。你现在坐的这把椅子,你觉得简单吗?你想想它的材料是怎么构成的?它怎么能弄成这个形状?你为什么坐在上面不会掉下去?你如果用各种的材质去科学的方式去探测它,去研究它,你看这一把椅子当中蕴含着人类智慧的精华,是不是?你自己说不清楚一把椅子到底能够蕴含多少知识,你连个椅子都搞不清楚,你说基督教很简单。明白这个意思吧?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简单的东西。


所以比如说这个宇宙,你觉得简单吗?这个宇宙是很多时候你熟悉了,你对你很熟悉的东西,你默认接受了,你可没有认真思想过,比如你人人都知道太阳系。中间有一颗太阳,周围的话是八大行星,好吧,我小时候还叫九大行星,后来怎么去掉一个,开除出太阳系了是吧?现在这八大行星,你这个八大行星你有没有想过规律在哪里?为什么是八个?不是九个,不是十个,或者说每一个行星一定带卫星,如果带卫星的话,一个还是两颗、三颗、四颗,你会发现这里边没有规律可循,是吧?你自己是猜不透的,你只能说它就是这样,它为什么是这样没有合理的答案。所以你熟悉了很多东西,并不是那么简单,其实测不透。所以从路易斯的角度来讲,他会说,这个世界、这个宇宙正因为它测不透,所以测不透的宇宙就得有一种真正同样测不透的,具有足够的复杂度的理论去描述。


深邃的基督教


基督教恰恰是这样。基督教并不简单,它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非常复杂,而且其中有许多你测不透的东西。 


对,你想要问他正确的问题不简单,想要来回答这个问题更不简单。这是基督教的一个本质。宇宙的复杂性就在于这个宇宙当中有许多显然好像是恶,从表面上看又好像没有意义的东西,但是更神奇的是居然还存在着我们这种知道什么是恶的、知道什么是没有意义的、这种有意义的生物。用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来说,他说宇宙最不可思议之处就是,它居然可以被思议!是不是?为什么你存在?这件事本身就是够奇妙。


一元论与二元论


面对世界,基督教相信什么?世界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我们说基督教相信这个世界是由一个善的上帝创造的,它本来是一个善的世界,但是它偏离了自己的轨道。一方面它偏离了自己的轨道,但另一方面它还记得一些自己原来的样子,这是我们对宇宙对这个世界的基本看法。


另一种理论是二元论。代表性的一个解释就是摩尼教的解释,你听过摩尼教吗?听过哈,很多人没听过,你看过《倚天屠龙记》吗?你听过里边那个教叫什么?叫明教,摩尼教在中国的翻译就叫明教,知道吗?好,我们说的是明教,明教的解释是什么呢?二元论。明教最崇拜什么?火!圣火令有没有?就这么个东西,上面刻着武功都是打人的是吧?为什么崇拜火?火是它这边的光明的象征,它有一个光明神和一个黑暗神,二元势力在这角逐,生出来了其中的一切。


你发现这个又和中国人的默认思想比较接近,所谓的阴阳,是不是?我们下个棋都是黑白两个子,对不对?都是一种二元在里边,对吧?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二元论认为这个宇宙的背后是有两股独立的势力。势均力敌无所谓,谁叫对谁叫错,除非你规定白的就是对,白的就是善,黑的就是错,黑的就是恶。除非你这样规定,总之他们会无休无止的征战,宇宙是他们的战场! 


基督教是一元论,相信只有一个至善,但是至善创造的世界某种程度偏离轨道。但是二元论相信的是有两个绝对实力,黑白或者光明与黑暗他们在搏斗!著名的神学家奥古斯丁在他信上帝之前就是信摩尼教,相当于是明教的第一代法王你知道吗?什么金毛狮王全不在话下。可是你说这个宇宙到底是一元还是二元?有一个简单的衡量。如果宇宙真的是两个神来掌管,而且你要东我就西,你要黑我就白。那么这个宇宙应该存在着两套规律,两个领域,两个王国。换言之,在正确的王国,1+1等于2,在错误的王国1+1可以等于任何数,就是不能等于2。因为我得跟你对着干,对吧?也就是说你如果在整个的宇宙范围内,你如果发现有哪一个地方的物理规律是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的,那个就有可能是黑暗神掌管的领域。但是迄今为止一切的探测都表明这个宇宙叫做“各向同性”。规律在宇宙的各处是普适的。你仅仅从科学的线索都可以知道,只有一位上帝,只有一种规律,只有一套法则在宇宙当中运行。如果你不是持有这种信念的,你就不该去搞科学。你在这儿研究出来的这套东西好使,是不是发射到了冥王星外边,突然就发现那边的物理定律跟你的参数不一样,直接崩溃解体。这样的话你研究他干什么?对吧?你是已经相信这个宇宙只有一种规律,只有一种规律你才这样做的。所以这叫做一元。基督教是一元论。


恶不配被称作一种存在


不过有人说,那我又搞不明白了,你这样讲,那么上帝是善的,至善的,创造的世界也是善的,但你又批评这种“都挺好”世界观,说这种神学是一种简单的、掺水的、错谬的,那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到底有没有恶呢?有没有绝对的恶?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基督教是测不透和复杂的,不那么简单。你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回答,我尽量简单地回答。

就是到底有没有恶呢?有。只是这个恶不是二元论说的那种终极性的恶,可以跟这个善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但也并不是没有恶。为什么一元论是对的?我们可以这样讲,比如我就问大家一个问题,有没有人喜欢恶?这世界上有吗?喜欢罪恶,喜欢犯罪,比如说喜欢暴力,喜欢变态,没有吗?喜欢说谎,喜欢骗人,喜欢贪婪,伤害别人,有没有这样的人?真没有的话,那你说这世界多美好啊,真的都挺好,是吧?是有的,对不对?你要承认是有的,但是有没有人是“因为那个恶是恶的而喜欢恶”?没有。他作恶,比方说一个人残暴,比方说他比较变态,他把小猫小狗就给你拿火烧死,还给你直播。有没有这种变态?有吧?有。很变态,你说这个太邪恶了,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但是他这样做是因为这件事是错的,所以他才会这样做吗?不是。他这样做的几个目的,无非是第一,他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自己觉得快乐,有没有?或者他自己不觉得快乐,但是他如果用这个方式恶心到你了,吓到你了,他看到你被吓到,所以他快乐,再一种他就算是网络直播,他看不到谁被吓到,但他吸引很多人来看他,他从中要获利,对吧?他觉得快乐。换言之,他是为了快乐做这个恶事,他不是为了这件事是恶的,而做这个事。对吧?他只不过是追求快乐的方式错了。这就是我们说的,没有人是因为恶而恶的。他作恶都是为了获得他认为的善,对吧?只不过他对于善的观念和获取善的方式扭曲了。


从这个意义上你还是知道终极而言只有一元,人都是为了求善,只不过他求善的方式都不一样。他会用一些恶的方式,错误的方式去求善。所以有纯粹为了善而行善,但没有纯粹为了做恶而做恶的。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是对的,所以我就去做,没有利益在里面。但是没有人会仅仅就因为它是错的所以就要去做。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也顶多是一个叛逆的少年,为了顶撞你,为了要你好看,让你难看是吧?让你出洋相,让你觉得丢人,让你觉得愤怒,他说因为它是错的,所以去做,他这样做仍然是为了获得他认为的可能的被关注、被尊重或者快乐,对不对?所以没有为了做恶而做恶的。


所以你说一个东西变态,那是因为你知道啥叫常态。你是根据他不能守在常态,你才说他是变态,对吧?所以更简单的说,如果要做恶,这个人首先必须存在,而且得有智慧,得有意志,但是存在、智慧、意志,这些本身都是善的,对吧?这些本身都是善的,而且必须来自于善。就是说你即便是做恶,你也要必须从善那里去借一些东西,或者偷一些东西去做。你光靠恶本身的力量做不成任何事情,所以你明白了吗?为什么基督教从来没有说鬼生来就是鬼?我们说魔鬼其实是什么?堕落的天使,这不是儿童故事而已,这是对这个事实的最正确的一个描述,就是说恶不是一种存在物,恶最多是一种附庸和寄生物。它是寄生在善上的。善可以单独存在,恶不能单独存在,恶能持续下去的力量都是由善来赋予的。 


一个坏人如果想要来有效地作恶,他也需要有决心,够聪明,甚至要长得够漂亮,是吧?甚至要活得够长,他做的恶才能够大,对不对?而他所积聚用来做大恶的这一切本身却是好的,是不是?难道说漂亮、聪明、有意志,活得长,这本身不是善的吗,对不对?这是好的。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严格意义上的二元论是讲不通的,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们也认为这个世界是一个战场,但是我们不认为这是两个旗鼓相当的军队在打仗。我们认为这场战争是一场内部的叛乱,是上帝的军队当中有这么一些天使堕落了,坏掉了,对吧?甚至还具体给你讲1/3,是不是?撒旦掀起了一场叛乱。 


在这个前提下不是没有恶,但是不是有那么强大的一个恶,这种微妙性和复杂性,是基督徒真正相信的善恶观。在这种不至于引起混淆的情况下,你在新约圣经,在旧约圣经都可以看到大量的描述光明黑暗征战的这种事情。但是你不要以为魔鬼的反义词是上帝。错,牠不够格,魔鬼的反义词应该是什么?天使。上帝没有反义词,你明白吗?或者你非要说上帝的反义词是什么?那是虚无。因为上帝是“有”,他的反义词就是无。对吧?但是你不能说魔鬼的反义词是上帝,牠不够格,牠是叛军头子罢了。 


所以在基督徒所相信的世界当中,你可以认为我们相信的这个世界是一个敌占区。我们现在在沦陷区、在敌占区,而基督教告诉你的就是,真正的君王将来会降临在这个世间的。他第一次是乔装打扮,潜伏进来的,第二次他会正大光明带着千军万马降临到敌占区,要把这个地方彻底的拯救出来,解救出来。而在他将来到来之前,他在2000年前曾经乔装打扮进入到了敌占区,他号召大家一起起来做一场暗中的,破坏敌人的一切工作的这种运动,号召大家参与到这场运动当中。 


所以你去教堂的意思就好像是在暗中收听这一位君王,这一位上帝用独特的密码发给我们的电报,是吧?只有我们能听到。而敌人就会特别的恨我们,阻止我们去教会,原因就是在这,觉得我们在收听敌台。因为我们收听上帝的信息,是吧?他也会利用你的懒惰,利用你的自负,利用你学问上的骄傲,种种方式来阻挡你,就是不让你有机会在敌占区收听正义的那一位发来的信息,这是魔鬼的工作。


可以用悖论否定上帝的存在?


所以在我们说的这种善恶观之下,说这是基督徒所相信的。那么我替你问,很多人可能想不到这个问题,但是你后来会想到的,那我先说出来,很多人就据此发明了许多的悖论。 


比方说有一个著名的叫做,对于上帝的存在,上帝的至善和上帝的权能之间,他认为有一个悖论。这个悖论是这样说的,他说这个世界非常邪恶,我们承认这一点,包括基督徒也承认这一点,对吧?世界很邪恶,那么这个世界这么邪恶,符合上帝的意思吗?如果你说符合,你怎么讲上帝是善的呢?你说不符合,不符合,他为什么不阻止?你会常常听到这句话,上帝这么好,他为什么不阻止这个世界发生战争,发生这些地震、饥荒、贫穷,是吧,为什么不阻止邪恶,他为什么不阻止?他如果是不想阻止他还是恶的,是不是?他如果是想阻止却没有能力阻止,那他挺无能的。所以上帝不存在,的确有很多哲学家在用这个方式来证明。


事情是这样吗?其实我们刚才的分析已经给你这个真相,答案是什么?是在上帝的时间计划当中和善恶的本质当中,你应该已经要知道这个答案是什么,对吧?但是这种回答里边还是在涉及到其他一些问题,他的核心就是说上帝为什么创造了会作恶的人?还是这个问题。你不会认为一个狼在那吃羊是做恶是不是?那是他的本性。狼也不吃狼,除非饿极了,对吧?但是人会杀人,所以人其实比动物要邪恶很多。当你说一个坏人禽兽不如的时候,那真是在侮辱禽兽。很多时候是人更邪恶,对吧?动物不吃同类的,对吗?动物不会说那么集中起来,很有仪式感的,一下子屠杀好几十万同类人,是不是?不会。那么他实际上想问的问题是这个世界这么邪恶,说世界邪恶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怎么这么邪恶,对不对?如果你讲起初上帝创造的人挺好的,他为什么可能会堕落成邪恶,这是所谓三难悖论的真实的问题,换言之又回到了经典的叫做自由意志问题,对不对?


自由


为什么上帝创造的人有自由意志呢?


首先最比较简单粗暴的回答就是如果上帝创造的人没有自由意志,你都不会问这个问题。都没有你,对吧?如果他是想认真的,不是来找茬的,想了解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说,上帝所创造的具有自由意志的造物,他必须是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这个情况才叫自由的,要不然就不是自由的。


有些人觉得我能够想象,我造一个造物,他既自由又绝对不会作恶。或许你能想象出来,我们想象不出来。一个创造物,就是可以自由行善,这就意味着他也可以自由行恶。自由意志就是让恶成为可能的。你实际想说的是不是让上帝创造一个机器人的世界?对吧?摁A,上帝,我爱你,哈利路亚,摁B,上帝我赞美你,哈利路亚是吧?没有C,没有别的选项,就不会骂人,也不会伤害你,对吧?你想要这样的机器人吗?你是想要一个小孩,生个孩子,这个孩子你给他五块钱,说去给爸爸或者给妈妈买朵花,他可以存在着把这个五块钱偷着买了零食,买了糖吃的可能性,对吧?但是他拒绝了糖的诱惑,买了一束花在母亲节送给你了,妈妈,母亲节快乐,这个时候你会觉得真的很快乐。你如果就是说他都没有那种被糖诱惑犯罪的可能性,你养孩子干什么?你买个机器人多好,是吧?5块钱投币,去买个花送给你,妈妈,母亲节快乐,一天喊1万遍爱你。那你不是闲的吗?你要这种塑料爱情吗?所以说他必须是可能不爱你的情况下,爱你才是真爱。对吧?这就是自由的意义。


上帝喜悦的是,让他的造物,在这种极度的自由当中和他真正的因着不受迫的爱而联合。不是被迫爱我,我不是说你给我编程了,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我除了爱你,不会说别的,就是机器人,对吧?因为可能不爱你而爱你,这才是真正的爱。上帝要的是这样的。他知道人滥用自己的自由会有怎样的结果,但是他仍然认为这个风险值得冒。你可能觉得我不同意上帝的观点,但是你说你不赞同上帝的观点,这句话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因为他是一切的源头,他是一切的发出者。你跟他辩论,就是在跟赐给你辩论的能力的那位上帝辩论。这件事好没有意义,对吧?特别没意思。你就是他造的,他让你有资格有能力给他辩论,本身就已经说明你没必要跟他辩论,是吧?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上帝给了人自由意志,而且把人造得还挺好的。有些人很沮丧的说,他为啥把人造的这么有能力?如果把人造得弱一些,low些,他的破坏力还小一些。可是你需要知道造物用的材料越好,那么他的自由度就越高,对吧?你要是一头牛,那不会好到哪里去,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一条狗就可能比它更好,也可能比它更坏。你跑得快,灵动,一个孩子比狗又是范围更大一些。一个人又要更进一步,一个天才,他就比一个普通人可能贡献更大,也可能破坏很大,对吧?所以他用的材料越好,他的自由度越高,那个善恶的选择越厉害。而堕落是怎么一回事?就是来自于起初最大的天才---亚当,一切都会,一切都有,对吧?他选择了不用正确的方式去行善的时候,就堕落了。所谓的正确方式,就是说上帝创造的,你就要以上帝为中心。而堕落的意思就是他开始以自己为中心,所以自私。在任何的文化里,我们上次分享过,自私都会被认为是一种不好的行为。所有的文化都认为人应该是无私的。


当然你说中国人还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我想告诉你,你觉得真的有人相信这句话,当他说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时候,他通常也在为他的家庭,为他儿子谋取一些东西,对吧?他说的人不为己,他极可能指的不单是自己,除非你极个别的心里真的扭曲了的人,他一般指的是他关心的小群体。换言之,他也认为人不该完全自私,要无私,但人的无私只要扩展到他那个家庭就够了,还有更多的人希望他扩展到更大的地方,对吧?总之人们都认为不该自私,自私就是罪,这个是已经暗中找到了源头。因为起初亚当,始祖犯罪就是开始自私,开始以自己的判断,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想法为中心,而不是以上帝说的为中心,这个就叫做堕落。 


从此人类就是这样的开始越走越偏,越走越偏,人为什么这么痛苦?简单的说你不照说明书来,对吧?你要买一个洗衣机回去,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直接开始接水管放水就开始转。你大概是要看一下说明书的对不对?到底能放几升水,能放几件衣服,什么样的一个上下水结构,什么样的洗衣液可以用,什么样的最好不要用,电压是多少伏,是不是要接地等等,你大概看一下对不对?你不会直接往里面灌水。


可是人生出来你就觉得你就可以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你说明书在哪?我以前看了一个说法,很有意思的,就是说你像电脑是人造的,所以电脑坏了,总有人能修,一定能修,对不对?因为它是人造的。但是人坏了,负责任的医生会告诉你修不了,至少2/3的病治不了。对吧?一些小广告,电线杆子或者是电梯里边贴的,本人行医50年,专治牛皮癣,白癜风,糖尿病,关节炎,各种癌,专治那些疑难杂症。实际上他是在这忽悠你,对吧?


所以人是神造的,只有神能医治人,电脑是你造的,你能医治电脑。所以上帝造你的说明书在哪?你得照着说明书去生活,才可以。我们造的一个汽车,它必须烧汽油,它才能跑,你往里边灌豆油就不行,对吧?上帝创造的人必须以上帝为他的满足他才真满足。你换个别的东西来替代上帝,你就永远不满足。你就是在喝海水,越喝越渴,这就是不照说明书来的意思。你觉得你怎么做都不对劲,就是因为你忽视了说明书的第一条,你要以上帝为乐,你要以上帝为中心,这就是基督徒所相信的。


人类简史


好,所以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我们就可以看到人类的历史,人类的简史就是从亚当的堕落犯罪开始,人以自我为中心的这件事就做的越来越厉害。直到今天几乎人人都快觉得自私是天经地义的,这就是一个堕落到了尽头的这样一个状态。但是在这种绝对的邪恶和堕落当中,上帝却在2000年前曾经来到这个世界,来匡正这个世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他叫耶稣,他就平静的在这个世界当中跟别人讲。他讲的最奇怪的一件事,是他见到你在做一些事之后,他说一句话,就是我赦免你的罪。他的意思是说你得罪我了,但是我饶了你。如果你现在走在大街上,迎面过来一个男的,是吧?电影里边耶稣形象一身白衣是吧?长发垂到这儿很帅这样子。看到你就讲,我赦免你的罪,我饶了你,你不会觉得是不是有病?因为你饶了我的意思是我得罪你,对不对?可我哪得罪你了?可是他就是平静的看着你说,我饶恕你。你得罪我了,但是我饶恕你。所以这个就是他所做的,在2000年前他说我赦免你,但是他却从来不问你到底伤害了谁。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好像他是主要的当事人,是一切伤害案件中唯一的受害者。这时候就带来一个路易斯所讲的三难推理。这个人干嘛这么讲话?有什么可能?所以得用逻辑学。


他说他能赦免人,在犹太语境里,就是他是上帝的意思。那么,第一,可能这人是个疯子,对吧?第二,这人是个骗子。第三,他真的是上帝,是吧?好,就这三种可能性。


他是不是个疯子呢?除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好像特别疯,但是你发现圣经记载和当事人的回忆都显示,他在做别的事情的时候是那么的聪明、智慧、温柔,是吧?体贴、谦卑,帮助了那么多的人,医治了那么多的人,教育了那么多的人,他绝对不是一个疯子。第二,他是骗子,他骗你什么?你发现他没有骗你什么,他只是告诉你你的罪被赦免了。你现在从他这里可以得到永生。他没有骗你什么。所以你这样的分析之后,就发现唯一的可能结果就是第三个,会不会他自己说的关于他的宣称是真的?他会不会真的就是上帝啊?这就是你需要来判断的一个问题。这就好像福尔摩斯断案一样。当你把那些可能的犯罪嫌疑人,那些凶手一共八个你排除了七个之后,剩下的那个你即便看上去最不可能,他也是真正的凶手,对吧?你把这个耶稣关于自己的宣称,你排除了所有的那些不可能选项,疯子骗子之后,你发现会不会他真的是上帝?或者你就承认他是上帝,或者你就不承认他是上帝,但是你加一个中性的一个名字在他身上,比如说他是一位伟大的老师,这句话是最没有意义的。如果你说是一个伟大的老师,这个伟大的老师每天说这种疯话,我是上帝,我赦免你的罪,你得罪的是我。这可能叫老师吗?这不就是精神上有问题吗?所以你不能拿这个东西来去形容他,对吧?你只能接受他,要么就是他说的那位,要么就不要相信了。


这就是基督徒所相信的,他是他说的那位,他是上帝。他来的目的就是赦你的罪,因为你就是得罪了他,他要求他创造的人都应该像他起初被造的那个样子一样地自由地行善,自由地去爱别人,但你不是,当你没有这样做的时候,你辱没了他造你的那个用意,你辱没了他放在你身上的他的形象,在这个意义上你得罪了他,所以他说我饶恕你,我赦免你。


所以基督徒真正相信的就是——如果你要概括一下基督教的核心的信念——就是基督之死让我们和上帝和好了,让我们可以从头开始。


你要注意这一句话,这是所有基督徒都承认的一个事实。但是对于这个事实的解读是什么样子?可能并不都一样。但是我们一定要来区分事实和对事实的解读,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比方说有多少人懂得营养学?可能不多,我相信。你吃的米饭里有多少种氨基酸?你吃的菜里边有多少维生素,你真的知道吗?你不知道。但是你吃饭吃这个菜是不是一样可以吸收营养?对吧?所以营养学是对营养怎么发挥作用的解释。营养学不是营养本身对吗?所以我们说基督教的核心的信念是一个历史事实,这个事实就是耶稣在十字架上死亡,他说他的死是为了替你死,赎掉了你的罪,让你可以跟上帝和好,让你可以从头开始。这是这个事实,至于你对这个事实怎么解读,那叫神学。你知道神学固然好,就如同你要是一个妈妈懂一点营养学当然是好,你会比较快速的,今天这个饭我就是怎么搭配还比较合理,对吧?那个比较好,但这个不代表说你不懂神学,不懂得千千万万的理论,你就不能够得着这种和好,就如同你不懂营养学也一样吃饭,长的挺好的,对吧? 


所以我们暂时先不去揪那些个解释他的死为什么让我们可以跟上帝和好的理论,先不说那个。我们说的是基督徒都相信他的死让我们和上帝和好,他的活让我们可以进入到上帝的国中,这是我们真正相信的事情。


如何与上帝和好


最后我们要说的一个基督徒所实际相信的事情,就是你说怎么样能够来得到这种和好,进入到个国,得到这种崭新的生命,去掉那种负罪感,去掉那种剧烈的痛苦,去掉那种面对绝对的善,在他面前的那种无力感、羞耻感、痛苦,怎么去掉,或者基督他讲我是要来赐给你真正的生命的,你的问题就是我要怎么获得这个生命,对不对?我告诉你基督徒相信的是怎么获得这个生命。


首先我们先说一个问题,你先别说这种灵魂的生命怎么获得,我先问你你肉体的生命是怎么获得的?你获得这个生命,经过你的同意了吗?你会不会对父母说你生我你问我了吗?他要问你的话,你还是他们生的吗?没有经过你同意,对不对?


所以你肉身的出生是你父母的意志决定,是他们的生命赋予你生命,你是被动出生的,你可以明白吧?甚至你也很难说清楚这里边的机制是什么,直到今天医学生物学也不敢说它完全说清楚,对不对?但是你活生生的就在这儿,还能问问题,为什么这个那个,你这样问问题的同时就说明你活着,说明你确实有生命,对吧?


同样的,基督的新生命,灵魂的新生命是怎么传递给我们的?我们所相信的就是借着他的灵,借着他的圣经,借着他的圣道,借着他的圣会,就是教会,也借着他的圣礼---洗礼和圣餐,你可能这些词都大概听过一些,对不对?圣经你都知道这是什么。圣道指的就是基督徒去听的讲道,对吧?讲圣经的话。圣会说的就是教会的存在,圣礼就是我们说的洗礼和圣餐。


总而言之,你要用一个词概括,就叫做恩典。我们是从恩典当中出生的。事实上每一个基督徒也没有一个说是上帝征得了你的同意把你生出来。你是被生出来之后,回头发现我是被上帝生出来的,不是由你的意志来的,是上帝自己的决定。他会让你在出生之后,你的灵魂重生之后,让你可以明白你是怎么出生的。可能你说为什么是这样传递的?怎么会一读圣经,我的灵魂就活过来了?怎么可能我听了一篇道,我的灵魂就活过来了?甚至于怎么去领了圣餐,我的灵魂就被祝福得到了更新,这怎么发生的?这怎么发生的,就像给你吃了饭,怎么会饱是一个问题,你可能说不清,我就是告诉你吃了就会饱,信了就得永生,就这意思。有大量的神学家和2000年来的许多著作可以给你解释,尝试着解释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是那件事它就是不断的在发生,事情,和对事情的解释,这还是两个层次的问题,对吧?你吃饭就会饱,你吃饭就会长身体,长得越来越高大强壮。同样你去读圣经,你去祷告,你去聚会,你去听道,你去领圣餐,你受洗,这些事情综合起来就是让你能够成为一个有新生命的基督徒的方式,这就是基督徒所相信的信念。 


我们的相信就是这样,不是说一个玄而又玄的某种神秘的顿悟,是一种什么灵光乍现,我们说的就是你吃饭就能活着这样子。我们一般不推崇吃什么灵丹妙药,就是家常便饭,正常的营养搭配你就会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成长。


所以你的责任不是怎么去得着这个生命,那不是你能做到的。你肉身的生命,你父母没跟你商量,你灵魂的生命,上帝同样没有跟你商量,他生了你就生了你了,他让你信你就信。


所以你的责任仅仅是保护那被赐给你的生命,就如同你肉体的生命,虽然不是跟你商量才给你的,而是他给了你之后,你意识到你有生命了。但你仍然有责任保护你的身体不受损伤,对吧?不去祸祸他,同样你的灵魂你也有责任去保护他不受伤害,至少少受伤害。所以你的责任仅仅限于是保护你的生命。


所以最后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一个大故事,上帝下一盘好大的棋是吧?起初他是至善的,然后他无中生有,创造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在这个美好的世界当中创造了最好的、最善的人。可是这个人因着有神给他的自由意志,他堕落了,他堕落了的时候越堕落越厉害,整个他生孩子遍满了这个世界,都是罪恶的人。这些罪恶的人,各种的反抗神,可是上帝还是不忍心抛弃他们。2000年前第一次来到了敌占区,告诉你们,我说明你们你要相信我就赦免你们,甚至于我死给你们,不是看而已,而是真正的死在那里,你的罪就付上了代价。然后他居然在三天后又复活了。他告诉你,就是你将来也会复活的,和他进入到他的国中。这就是我们说的人类的历史。人类的简史。


所以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说上帝为什么不简单直接一些,搞的这么迂回,为什么?对不对?比如,就不说起初你干脆造一个机器人了,刚才已经勉强接受了,造机器人没意义,上帝不至于像我们这么简单的可以被电子游戏满足,是吧?他要一个活人。好,即便是一个活人,是堕落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带着千军万马就这么降临,然后把魔鬼杀个一干二净,把罪人全除灭,把一些好人带出来就走就可以了,为什么不这样做?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还要乔装降临到敌占区,还要创建一个秘密团体,就是在暗中搞破坏,是吧?破坏谁?破坏魔鬼的工作,对不对?好在这个里面做敌后武工队是吧?等候上帝将来再临,为什么上帝这么搞?你为什么不直接正面进攻?


首先我们要说,我们不敢说自己完全测透他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你可以大概的想一下,大概的想一下,我们刚才在开始之前在一直放一个背景音乐,不知道大家有谁知道那个是什么曲子?叫做《所有美善力量》。这是德国的一个牧师,叫做朋霍费尔所做的。他是在纳粹倒台之前两周被处决的,他一直就在纳粹德国,他是德国人,你要注意他在纳粹德国做秘密的破坏希特勒的工作,他甚至还参与过刺杀希特勒的运动。今天来讲这不叫阴谋,这叫正义之举,是吧?你杀魔头。他曾经辗转到英国,因为当时的盟国为首的是英国,后来才是美国。他曾经辗转地跟英国,甚至跟丘吉尔建立了联系,想要告诉他说在德国有一个地下抵抗组织,但是英国基本上不相信他这个说法,他说如果你有地下一个抵抗组织,你们做了什么?怎么证明你的存在,对不对?


换言之这个又跟自由有关。上帝现在还没有来正面进攻,还让这个地方是一个敌占区的状态,要我们在敌占区当中做一点事情,就是说给我们机会,让我们现在自愿加入到他那一边。如果等到他已经带着千军万马,肉眼可见地降到这儿了,你说我现在加入,你觉得这有意义吗?那个时候你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害怕。所以你失去了选择的可能性的时候,就不要讲你的选择了,没有意义,你根本就站不起来的时候,你不要讲我选择躺下,对吧?你不得不服从上帝的时候,你不要讲我服从你。正因为你现在在敌占区,你更可能出于自私和人性的选择服从于魔鬼。可是在这个情况下,你却服从上帝,那就好像上帝暗中给你盖了一个印一样,这个印只有他的眼睛看得见,这是属于我的人。到时候我来的时候,我定点轰炸都会避开你家,你知道吗?这就是逾越节的故事,对不对?所以你在这个时候信他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等到他直接来干预这个世界,他真的千军万马降临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日了,那个时候是大举进攻了,那个时候是导演走上舞台了,对吧?说现在戏结束了,我们现在要讲讲这个戏的来龙去脉,那个时候你再做选择做判断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在你还可以寻求他的时候寻求他,还可以相信他的时候,相信他,你就会在将来他真正到来的时候,得到他现在承诺的那一切。


并且这种盼望这种奇妙,这种永生,这种喜乐,这种恩典,也不是说将来才能拥有,是在你信他的时候就可以拥有。当你真的信他的时候,你即便还在魔鬼统治的地方,在敌占区,但你已经仿佛在天堂当中。每一个信的人都知道,每一个信的人都可以告诉你,这是他真正相信的事情。



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讲座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