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2019年8月26日 932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根据录音稿整理,全文约万八千字。整理者:张承弟兄

摄像头

好,欢迎大家又来到我们当中。如果你不是第一次来,你应该知道我们之前一直在分享的这个作者叫作cs路易斯,他的这本书叫作《返璞归真》。

今天要分享的这一个话题是道德。路易斯这本书的第三章,叫作基督徒的行为,是它的上半部分。

所以我们今天想分享给大家的是,基督徒是怎么看待“道德”这个问题?我们是有具有怎样的一种道德观念,以及应该有怎样的道德实践?你不要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很抽象很玄的问题,我相信你会听到一个你跟儒家所说的道德,或者跟八荣八耻可能不太一样的一种道德观念。

首先我们可以讲的是道德是什么?很多人在想道德是什么的时候,他可能就等同于是他想到的上帝是什么?这个的意思就是说人常常把这个道德当成了一个好像无处不在的高清摄像头,他好像一直在监视着你,你做错了一件什么事情,这个摄像头啪记录在案是吧?明天给你直接发一个信息,你违背了道德,然后呢那天又做错一个什么,这个摄像头,又给你拍一个,说你违背了道德。那道德真的是一个无处不在的高清摄像头,这样吗?还有很多人是不是认为上帝是这样的?

很多人觉得信上帝好可怕,因为上帝就好像是一个无处不在的这么一位,就是盯着你的各样的行为,盯着你的这样的隐私来纠正你,来惩罚你这样的一种角色,是这个意思吗?

机器猫

之前我们在分享路易斯的时候呢其实我们曾经也提到过这么一种路易斯对人的分类,他说一个人的这个身上你可以简单的划分成头部以上,这叫,对吧?然后这个心胸这个位置是中间,然后下边是肚腹,再往下你的下半身,他说呢这个就把人分成了三种的类型,脑就是这个人是有脑的人,他是一个思考的有理性的推理的人。

而肚子呢是代表吃是吧是你这个人的一种生物性的,甚至是动物性的一种本能。所以头脑的这个理性这一块非常像是机器。而下面的这一个肚腹的这一块呢非常像是动物人就是由这两块组成嘛机器的头脑和这种动物性的肚腹的需要,以及繁殖的需要,就是由这个组成的嘛,你要这样说的话,那你就岂不是成了机器猫?头脑是机器,下边加上动物。

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其实不是这样的,路易斯他在他的《人之废》这本书里特别强调了一件事,说人的中间这个部分是最重要的,当然这是一种诗意的比喻,不是一个生物学的意义,对吧?中间的这个部分是说你的心所在的位置。

道德心

一个人他为什么不是机器,也不是动物,也不是机器加动物,是因为它是有心有心存在。当你面临着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是有危险性的事情时候,你的头脑会给你一个答案,可是你的这个动物性的本能会给你另一个答案,然而真正的答案在你的心里,你如果现在在街上看到有一个五大三粗的一个男人正在那殴打他的老婆,打他的妻子,这个时候你的头脑的推理是说,嗯他这么壮,我这么弱是吧?而你的这个动物性的生物性的本能是说这是别人家的事,我管不了,我躲开一点,我打不过他是吧?

但是你的心里却有一个真实的声音告诉你,这个不对,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去制止要去阻止他,我至少要劝他,我至少要报警对吧?但是你又会觉得如果我在这打电话报警,他看见了会不会过来砍我呀,会不会我报警也有危险呀,或者这是人家的家事儿,是人家自己家里的事情,我们不要粗暴的干涉人家的主权,对吧?这是他的事,我就不要管了。这就是你的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出了问题。你真实的声音告诉你,对的是什么,你知道可是你马上有另一个声音出来,告诉你,不要那样做。

所以道德在哪里起作用呢是在心理在这里起的作用。你头脑在做推理,他强我弱,你的动物性的本能告诉你,趋利避害,他厉害,我软弱,我打不过他然而你心里的声音在告诉你,他在做一件错的事情,犯罪的事情我要制止他,我要阻止他,我要伸张正义。如果你的心扭曲了,就会有另一个声音说让我们还是听脑子和肚子的吧,所以道德在什么时候起作用,就在这个时候起作用。你如果说人要随着天性去行,就叫作道德,那道德正是要告诉你,你的天性靠不住。

反天性

我们再换一个什么样的比方呢,比如说大家……你有没有踢过足球,我不知道你实际的上阵踢过足球没有,或者你打过篮球,有没有类似的这种活动?当一个球高速的向你的脸就这么飞过来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是要躲的,对吧?你的无论是头脑还是你的生物性的本能都告诉你要趋利避害,这个很快速很危险的东西可能会打到我,我要躲开是不是?但是如果你是踢足球,你是个守门员,球一来你就躲,教练就直接把你开除了,对吧?你作为守门员的一切的训练就是要来对抗你的天性。

你的天性是要,但是你守门员的职责是绝对不能,还不能闭眼。你知道闭眼甚至都是一种生物性的本能,对吧?人家在你的面前突然打一拳,不打到你打到你的眼前一寸远的地方,你一定会闭眼,对吧?但是守门员就是要做到,就这么打的你眼前你都不闭眼,你要看清球路要去扑它,是要抱住它还是打出去?这个是守门员要做的事情,这是训练你的天性。相反,你不要以为说什么守门员最难当,你当前锋你以为就容易吗?你带球到门前的时候,当你要射门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往没人的地方踢?你是不是应该往没有什么的地方,往那个空档踢,对吧?但你就会发现这个东西怪不怪,人带着球就会有攻击性,他就专门喜欢往人身上踢。

你如果踢过球,你就了解这个尤其初学者,你就专门往人身上踢而不往空荡荡的门里踢。你同样做前锋训练,你也要克服你的天性,不要往人身上踢,要往那个空档地方踢才能得分。

天花板

所以说道德就是做的是这种要求。训练就是为了让你不要被你的天性所左右,或者不要让你的天性高过了规则和规律。因此这就只是一个对错的问题,不是个高低的问题,很多人说哟你这个人总喜欢谈道德,你们基督教总喜欢谈道德,你这个太理想主义了这个实现不了,人是很现实的,人是很软弱的,不要把这个理想主义的东西放在这儿那么道德是一种理想主义吗?其实当你这样说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假设你没有心,你只是有脑子和肚子组成的。

人是有道德要求的道德标准,所以当你说唉呀那个道德什么永远不说谎,怎么能不说谎呢,人就是要会说点谎的嘛,怎么能不犯奸淫唉呀这个男婚女嫁是吧郎才女貌,男女都是成年人,同居一下怎么了?都是成年人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其实当你说这些的时候,你已经在自我降维了。你已经降低了你的要求和标准。当然另一个方面,那是不是一个人做到了,绝不撒谎,绝不奸淫,绝不暴力,他就真的很伟大很崇高也不是。为什么这样说?就是说假如你是一个学生,你现在在考试之前,你现在向老师向同学,你父母郑重承诺,我考试绝不作弊。

你说这个伟不伟大?如果在全体同学都作弊的情况下,你说我绝对不作弊,好像你要非得跟人比较还蛮伟大,对不对?但是学生难道应该作弊吗?你不作弊不是你的本分嘛,对不对?一个超市如果贴一横幅,本超市绝不售卖假货。这个真的是很伟大很理想很崇高吗?一个超市难道应该卖假货吗?对不对?我当官绝不贪污。你看我成功地培育了养育了自己的孩子。难道你应该离弃你的孩子吗?难道你当官应该贪污吗?你知道人的自我降维是什么意思?对吧?他把一个本来就是本分的事情,他给你全都破坏之后,然后他偶尔能做到,他觉得他很伟大,这就是人的那个性就在这起作用。

你不是在跟真理和事实的标准做比较,你是在跟人的标准做比较,你是在拿那个最低的标准来当做你的天花板。然而那只是道德的地板,你刚刚构造的地板而已。所以说这是我们对于道德的看法,这不是理想,这是本分。你即便做到了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最多只能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就好像你做数学题,你要是把每一步都做到正确,这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这就是应该。因为你不去把它做正确,不去努力,那是一种愚蠢。那甚至你没弄明白,对吧?

对不对

你把题全部做正确,那是本分是应该的。然而如果你每一步都没做正确,每一步的不正确都会有他相应的代价。这就叫作道德,实际上是一个对错的问题,是一个对错问题。只不过今天的人非常的遗憾,他不再像古时的那种淳朴的人,说我做一件事情,因为他是对的,我不做一件事情,因为它是错的。过去人都去谈论,对不对?今天的人主要谈论叫爽不爽,我做这件事我开不开心,我嗨不嗨皮,高不高兴了,我开不开心,甚至基督徒都会这样说。他不说我做这件事情对还是不对?

他说我做这件事情心里有平安,嗯我做那件事我没平安,他不再跟你说,这是上帝的意思,不是。对还是不对?他不说了,他说我有没有感动?我有没有平安?如果你不是信上帝的人,也类似你再不关心你,不在关心这件事,对不对?你会说做件事让我舒不舒服,让我开不开心让我爽不爽,这就是很可怕的一种问题。好,这是我们对于道德的第一个看法,说道德不是一种理想,它是一种事实和本分,所以少谈道德理想,多谈道德实践,怎么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说对还是不对。

如果你的考试,你在大学的分数,你的绩点比较低,我们知道人的正常思维,那你只好努力再去刷呀,你刷到这个点达到那个合适的那个程度,对吧?这是正常的。但你会不会说学校才有错,是学校把绩点定的太高。其实我那个分数刚好。你会不会这样讲?你心里可能有过这个念头,但你也不至于蠢到要去这么讲话,对吧?因为人都愿意轻巧。最好我不改,而且你的标准降低了最好,人对于道德的看法就是这样。因为不需要我努力,我动动嘴皮子修改一下定义,原来道德没有这么高,这么低就可以,我很开心,我什么也不用做,我天生就满足了,这太好太爽。

三要素

是吧?这就是今天的真正的问题。好,那我们下面就要谈道德,它有三个成分,三个部分。我们打一个比方道德,或者说我们举个这么例子,在海上有这么一个舰队正在航行,大船组成的舰队正在航行。我想问大家你思考,这个舰队如果想要正确的运行,合理的去运行,往前去走,有哪几个条件需要满足?其实我们说的舰队就是人类社会嘛,对吧?每一艘舰船就是一个人,这艘舰队要想正确的航行,我们是不是第一这艘船每一艘船本身它的运转良好,它不能漏水,它沉了,是不是?

这是不是第一?第二,你运转良好,光你自己运转还不行,你还得要考虑跟别的船之间的关系,你不能发生碰撞刮蹭,对吧?要不然也会。大家可能已经大概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就是说道德在社会当中就跟这个问题一样,它有两个部分,一个叫私德,一个叫公德,是不是?你这个船就是你这个人怎么运转良好,这就是你的私德问题。而整个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相处那个叫公德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中国人更多谈私德,你很少会注意公德,对吧?你很少注意到对别人的伤害,而西方社会恰恰相反,它常常谈论公德,你一定要有公德,而你的私德反倒可以被包容。

这就是当年你记得有个美国总统叫克林顿吗?他最出名的是他管不好自己的裤子拉链是吧?然后呢他出了这个性丑闻之后,最后被弹劾,是不是?是不是中国人下意识的认为他出了性丑闻他出轨?所以被弹劾了,我告诉你,其实不是。他真正被弹劾的原因是美国人民认为你出轨没问题,可是你为什么要否认你出轨?意思就是说你为什么要对美国人民撒谎?对他们来看撒谎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你违背了公德。你欺骗了公众,如果你个人的道德操守不影响你的这个公众身份,反倒某种意义上可以接受,当年肯尼迪总统那跟玛丽莲梦露那个私情人尽皆知,没有人说他什么,对吧?

所以真正的问题是你的公德和私德这个区分。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经常也许从西方那里听来的一些说法,叫制度决定论,有好的制度才能够让人变成好人。但是其实从基督教的角度来说,我们不反对制度,甚至也去大力的推行制度。但是我们常常会说,制度是由好人去运行的,你设计的这个阵型,上阵打仗的这个阵型,只要这三个前锋勇猛的去冲锋忠诚,后卫努力地固守后防,坚定的去顶出每一个传过来的球,一定能获胜。你这个战术说的都很好,你只是没有想到一点,就是你的这些球员都没训练过,一见球就躲。没有一个真正好的球员,你这个战术和制度实现不了,对吧?

同样社会的法律制度再健全,如果你是个坏蛋,你总能找到空子。社会关于法律关于经济法什么财产的东西制定的再详细和细密,如果你的心比较坏,你一定找到空子可以钻。这就是说很多东西叫作防君子不防小人,是吧?防不了。所以我们经常会说这艘船本身不要破旧失修,漏水是第一要考虑的。第二才是说有良好的船组成的这个舰队才有航行的可能。在去需要讨论彼此之间保持什么距离,与什么速度航行,彼此之间有什么语言沟通,这才叫作公德。

然而仅仅有这两个成分就够了吗?自己不也不碰别人就够了吗?还不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船队要去哪?这个船队是属于谁的呀是属于国家的,是属于一个老板的,是属于一个将军的他让你这个船队去哪你知道吗?你不能光说我这个船在海上正在漂,正在航行,不沉,我也不碰别人,这就完成了,你这个社会要去向何方呀,你这艘船要向哪里去?这是不是也是同样重要的问题,对吗?你不是为了航行而航行吧,对不对?你是有一个目的地的,那这个目的地在哪?

目的地

这才是基督徒基督教真正想要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才说那个目的地应该是天堂。但是如果你不去按照某种方式去做,一定会航行到地狱的。你要注意,这不仅仅是一个比方,不仅仅说是一个寓言故事,而是说人看待世界的时候,每一个人的头脑当中都有一个核心的故事,你其实一定是根据这个故事来看待世界。比方说我就问你个最简单的问题,你觉得一个人到底它的寿命是多长?如果你暂时不信上帝,你会说他最多一百岁,最多120岁,是不是?

但是你要问基督徒,他会告诉你,人有永生,永远的生命,它会活10万年。10万万年10万万万万万无数个年。你说这个什么?呢我认为人活70年和人活无数年的区别是什么?那区别就大了。假如你认为人只能活70年,那我问你一个人只能活70年,一个国家可能存在1000年,对不对?你说国家和人哪个重要?那当然是国家重要,对不对?你才能活70年,国家是要长存1000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是吧?千年的江山,一个百年的人对不对?你当然要服从国家,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有永生有永恒的生命,那么你一个国家才能持续1000年,而这个人的永恒的生命就比你的国家更重要,比你的民族更重要。

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吗?所以你用什么方式去思考和看待这个世界,那是重要的。社会如果像一艘舰队,它到底要去哪个方向上去哪个目的地,这些问题是重要的。所以我总结道德的三个部分,一个叫个人,一个叫人人。这好理解,一个是你个人,一个是人与人之间,第三个叫主人。你这个你这个人的主人是谁?你的主人到底把你造出来是要你干什么的?对吧?谁叫你干什么?所以我想说在第一点上应该说全世界的人都差不多,无论哪个民族哪个文化,大家基本上都认同,不要说谎,不要奸淫,不要暴力,不要贪婪,不要贪污,不要自私这些对吧?我们是在前两次也分享过这个问题,在第二点人与人的关系当中开始有一点分歧,有人认为你不该关心别人的事情,有人认为别人的事情也是大家的事情要关心。

然而基督教和非基督教道德观的最主要区别是第三点就是我们这么干是要去哪?需要干什么?目的是什么?所以记得我们这种分类这个方式。

四德性:审慎

好,那我们就谈论我们所认为的德是什么?我们用一个词叫作德性。道德这种属性德性。我起初接触这个词的时候觉得也怪异,因为小时候在我们那,在我老家,这话有点像骂人,瞅你那德性好,我们是用字正腔圆的,不是轻声的,不是德性,是德性,是吧?在基督教的道德当中和传统的这个希腊人所谈的道德有点共性的地方,希腊人谈论叫作基本德性有四种,基督教会加上三种,一般我们会说七种道德,后三种我会在以后来分享。

基督教的三种后加上的属于神的道德,叫作爱。而基本的人的这个属性的基本道德有四种,我可以稍微的简单介绍一下。第一种叫作审慎。其实原来他谨慎我们的翻译,但是我为什么叫审慎,审慎和谨慎还不太一样。当我一说你要谨慎,你可能第一反应就是,哟所以看到别人打老婆,我要谨慎,不要说话,是不是?谨慎往往在我们这儿,跟胆小怕事,明哲保身画上等号对不对?然那不是他的意思。实际上我说的谨慎,为什么我更愿意说的是审慎,审慎的意思用我更加常见的话就是认真,你明白吗?

认真,就是说你做任何事情都不是浮皮潦草,而是在实践当中运用你一切的知识,花功夫仔细思考你做的事儿,你怎么做事,以及你做的事产生的后果,这个叫作神圣,叫作认真。可是今天很多人不再把认真和审慎视为美德了。我们东方有一种很神秘主义的传统,都比较轻视努力学习,而比较崇尚顿悟。我就是某一天睡觉起来,突然我就明白了,那个人呢他是苦熬苦夜的,苦熬了很多年,读了多少本书,做了多少笔记,流了多少汗,学习才明白的。

我就觉得这个顿悟可能更厉害。那我说那说明你比较相信传统,是吧?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也是基督教传统,那你得知道,实际上绝大多数事情不是顿悟的,那是要付出努力的,那是要借着审慎的步骤一点一点去做。可是我们经常会用一种超越别人的方式,有人说你要回转像小孩子就能进天国,于是他想象中的就是我要像小孩子一样,傻傻的萌萌的,萌到深处自然呆,然后就上天堂了,他真这么想,其实主说你回转,那小孩子是这个意思吗?他说的是你像小孩这样单纯的顺服,绝不是说让你像小孩子样做事没头没脑,虎头蛇尾,或者不计前因后果,对吧?

你不可能用一个五岁孩子的方式面对这个世界,不认真不审慎。所以上帝一定造你有这个脑子,他要求你去做好你的本分。甚至你说有十个聪明的童女,上帝从来没有说你要做个可爱的童女,谁愿意聪明,让她聪明去?上帝说的是你要做聪明的童女,知道主人要来,赶快预备油,是不是?别等到来的时候现找你要是现找。愚蠢,这叫作不审慎,不审慎就是愚蠢不认真。而这是一种道德缺陷,你明白吗?这两天有一篇文章让你注意到没有?这个题目就很有意思,说愚蠢是一种道德缺陷,你明白了吗?

因为你的愚蠢证明你不认真,你不认真说明你不够审慎,你不够审慎,就说明你缺乏了四德当中的第一,这就叫道德缺陷。

四德性:节制

第二个品德呢叫作节制。英语当中节制这个词常常让人讲到的是戒酒。然而节制当然不是戒酒,如果你非说要戒,那在古代指的是戒一切。当然我们今天不是让你戒一切,因为这两个汉字是不一样的意思,对吗?节制的节,戒除的戒是不一样的,对吧?戒是完全不用,节是说可以用,但是不要过分,对吗?不要滥用,你要注意基督教所谈论的是节制,诸事都有节制,而不是让你戒掉万

所以这两个极端都是很不对的。两种坏人,一种是它放纵一切吃就吃死,喝就喝死,是吧?做啥事都做的所谓的淋漓尽致,不留余地。吃个饭吃12分饱是吧?吃自助的是吧?他没有节制这个概念,玩个游戏你玩个20分钟,谁都不能说你啥,休闲嘛。可是你20个小时不眠不休,约上队友开黑,这叫作没有节制。

但是另一个极端也不对,你不爱玩游戏,恰好你不玩游戏,你就开始说所有玩游戏都犯罪。你不喝酒,你说所有喝酒都犯罪,这是走另一个极端,也挺可怕的,对吧?所以你要注意基督教谈论的道德里边节制,说的是适可而止。

四德性:公正

第三个叫作公正,你这个人要公正,公正的意思就是你要诚实,你要让着比你弱小的,你要正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说谎不陷害人,你要做到守信,答应别人的一定要做到,要不就别答应,答应就要做到哪怕付代价,这就叫作公正。可是今天这个在我们这儿有点最被鄙视,最被鄙视,我总爱举的一个例子,说有一华人在美国,然后呢开车超速了,警察就把他拦下来,罚款200美元。他就哭求,我不是故意的,我没踩住,我也不熟,这个路还以为怎么怎么样……然后那警察说不行,你超速了,我看到了你,你自己也知道你超速,你看你的标识吧。但是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警察居然没有拿执法记录仪拍下他当时的状态,于是他马上反口了,说好,那你有没有证据?然后呢没办法,他告上法庭了。然后法官最后也没有办法呀,没有证据,就只好问他,你敢在上帝面前起誓说你没有超速吗?我们这位同胞毫不犹豫的就举手,我指着上帝起誓,我没有超速。警察都懵了,当然当庭释放,然后出来之后警察就问他说,你知道你刚才的起誓意味着什么吗?他说意味着省200块钱啊!

你知道我们对于公正其实是最鄙视的。今天在我们这儿说一个人正直,简直是等于骂这个人比较不懂变通。对吧?你说一个人很公正,别人总想到一个铁面判官没有人情味,你怎么这么硬呢,不体会别人呢?然而公正是一种基本道德,这是西方传统的社会和道德当中坚持。

四德性:坚毅

第四个道德叫作坚毅,和刚才那个很像,也就相当于是勇敢,还不完全是勇敢,什么叫坚毅?这个两个表现,一个是说你面对危险时的那种勇敢,这叫一种坚毅。面对危险时的勇敢,另一种呢倒不是危险,而是很痛苦,是在痛苦当中那种坚定不屈的勇敢,这两种叫坚毅。你能够忍耐痛苦,你能够面对危险,这两种勇敢就叫坚毅,这是一种道德。所以大家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对照一下扪心自问,今天我缺德了吗?缺了几?三从四德缺了三到四个是吧?我们想说的具备这种德性,你就会做这种事情。你具备坚毅这种德性,你就会做这些坚强勇敢有毅力的事情。可是反过来是不一定。

你做了一件勇敢的事儿,就表示你是个勇敢的人吗?不一定。比如中国足球队偶尔还踢两脚好球,但是整体上他还是不会踢球。而真正的强队呢,就真正的球星无时无刻就流露出一种就是能踢好球的那个气质,对吧?你说他具备的那种状态,那种气质,那种德性,这样的意思。

人与事

所以有三种对于道德的错误观点,一种认为说我别管我动机是啥,手段是啥?只要我做的这个事儿对就行。我愿不愿意,是高高兴兴的做,还是闷闷不乐的做,这个不重要。只要这事做了就对了。是这样吗?让你帮助别人你是帮老人洗脚了。不情不愿不服不忿。脚都让你搓秃噜皮了是吧?好吧,也没有秃了皮,但是呢就是搓的挺好,但你心里很痛苦和很闹腾,干什么玩意就让我帮他。我自己的功课没完成呢还。你说那你别挑我理,我这不还干着呢吗我心不甘情不愿,那我还干了呢!

这个思想挺危险。因为你要注意道德的这种着练和磨练,或者说道德的这种内在品质的建立,正是借着一次次的甘心乐意地开开心心地去做正确的事而建立,对吧?

如果你不是这样做,它无助于你建立这种品质。比方说假如你两个人打网球,有一个水平很差的这个业余选手,他在几次接不到球的这个时候,非常愤怒的我啪猛地挥开,结果那个球神奇的落到了一个死角,是吧?得了一分。你觉得他这个挥拍对吗?看起来得了一分是对的。但他这样做不是因为他知道要往那个死角打,并且能控制住打那个死角,而是因为他生气,对吧?所以他总是这么愤怒地挥拍,是绝对无助于他的网球技艺的磨练,对吧?他这么愤怒下去,他永远是一个拙劣的网球手,永远不能提高水平。

道德也是类似嗯所以很多人觉得上帝是不是就是要求我做某些事儿?不是。上帝是希望你成为具有那种品德的人。上帝在乎你是什么人,高于在乎你做什么事,第三个那个呢就是说是不是说德性道德只是今生有意义,将来在天堂没有意义,基督徒可能才会这么想,也并不是你将来在神的那里,在天国当中,你同样面临道德的问题,你需要有人跟人之间正确的规则,当然那个时候你就守住。然而你今天不去这样做,也许你还进不去呢是吧?你今天都没有表现出任何道德的萌芽,你将来怎么说你具备那种道德的属性,这是不行的对吧?

好,所以对于基督徒而说基督教来说,基督教从来没有给你倡导过什么全新的神奇的道德,它总是在给你讲那种古老的道德。所以基督教他经常所做的不是给你讲一个新道理,而是不断的提醒你回到那个古旧的淳朴的真理当中。所以说基督徒的这个讲道通常是在做一种提醒的工作,而不是把一个新鲜的东西告诉你。通常你信主几年之后,你没有什么太新鲜的事是你不知道的。你需要的是被提醒,就像一个小孩子,他不是不知道写作业,他需要的是妈妈不断的提醒你要写作业了,回来写作业,对吧?

他需要的是提醒,所以道德是这个意思,是提醒你不要说谎,你不至于不知道人为什么不要说,对吧?所以说是一种提醒。所以说对我们来说,我们对于这个道德的看法都是非常的类似的。当你说一个人善良的时候,我们这说善良有一个衡量的标准,比方说你说你善良,你捐助过多少有需要的人,你说我月入3万,我也捐过四块钱是吧?如果你说你捐献,用路易斯的定义来说,你如果捐助别人行善都没有行善到让你感到生活拮据,你得就不够没让你的财务发生困难,你得就不够。好,再对照一下,今天我缺德了没有是吧?大概就这样子。

罪与病

好,然后下一个问题,当我们谈德的时候,我们基督徒会经常给你讲,这是人的心出了问题,通常不是脑子出问题,脑子里大概知道做什么。肚子呢就是动物性的,他就是饿得要吃是吧?是心出的问题。是你的选择出了问题,应该选择这个对的,你选择了一个错。可是今天的人有一个概念方面的一个调整。我记得那年有一个著名的高尔夫球的选手叫老虎,是吧?泰格伍兹。

不知道你天知道他很著名了,对吧?应该是最著名的是吧?然后他就被爆出来,他曾经连续多少年去背叛他的妻子出轨,每到一个赛场找一个新的女人,每到一个地方找一个,保持这种生活状态很多年,N多年。那么我想问你,你觉得他犯罪了吗?我不是说触犯了法律,我是说从道德的角度,他触犯道德了吗?是吧?我觉得是一个很自然的一个东西,对吧?但是最后呢他的心理医生给他诊断之后说他不是犯罪,因为他得病了,他得了这个病叫性瘾。

对,性上瘾。不是有罪,而是有病。唉你发现这个说法也厉害,是不是?这时候他哪来的?也许你们听过一个人,这个人叫弗洛伊德。听过吧,精神分析,是不是?弗洛伊德是一个精神医生精神科的医生,在他的精神科这个领域里,我们得说他还是很专业。但是这个人的问题就在于他经常喜欢跨界做一些东西的宣传。比方说有时候你在电视上看到一些评述节目,说嗯这个知名权威专家谁谁谁说明天股市会上升,股市会下降等等,你的潜意识它应该是个经济学专家,对不对?至少是个股市专家或者老板,但是后来他介绍的时候,我是中国这个农科院的这个养蚕的专家,你会很生气,你养蚕的跟我谈什么股市是吧?

同样一个精神科医生好好的看你的病得了,他突然开始谈哲学,信仰了,这就是弗洛伊德做的事情。他这个人就是不甘寂寞,开始把他的一些想法和理论应用到了心理学甚至于哲学,甚至于信仰和政治当中,甚至于语言学当中。这时候撞上枪口了,因为路易斯是个语言学专家,当他看到了弗洛伊德的语言学专著的时候,他就笑,说这个是业余到了一个连他的大一本科生都不如的水准。所以千万别跨界,你很少能做到通,啥都知道到那个程度。这个弗洛伊德的问题就是他跨界。

好,所以他在他的精神里分析的领域里,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哪些是病真的是病,哪些病不是病,而是罪,这个我们要谈一下。刚才我们已经说了,除非大多数人成为基督徒,否则这个社会好不了。你光说用制度约束,但是这个都是坏人,啥制度都会装空子,对吧?这是不行的。但是这个话的意思是什么?是不是说那你就要不要做任何的社会制度的改良啦这些方面的东西,而是说我们要同时做两个工作,就是你第一你要把这种道德原则告诉别人知道。第二呢,你要首先做具备这种德性的人,是吧?

这是问题的关键。那么它跟精神分析学的区别是什么?基督教的这个叙事说的是人是上帝造的,起初很完美,后来他犯罪堕落了,因此他就各个方面各个领域都被污秽和玷污了,他需要信上帝。信耶稣,才能让他这台机器照着上帝的说明书恢复出厂设置,才能恢复到那个全新的功能,而不是这个中病毒的状态。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对吧?可是精神分析他不这样讲,他会告诉你,你的今天一切的问题都是跟你童年受的伤害有关系。是吧?是不是这样的?

最主要的就是你童年受了什么伤害?和你的原生家庭的关系如何?这是你今天一些问题的根源。他会这样告诉你,这个话我不是说它全是错的,因为有一些人的确是这样。然后你也得明白,还有些人不是这样。同样一个原生家庭,这个父亲是酒鬼,家里的两兄弟长大了之后却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就可以说明原生家庭不是百分百的必然条件,对吧?去影响。所以说一个人是怎么做抉择的呢?

有猫病

其实是有两个层面。第一你根据你现在具备的那些心理材料,对世界的认识,综合的感受和你的体系来做决定,对吧?就是你的材料。

第二才是你怎么做选择,就好像做菜一样,做菜分为你要有菜肴吧,对不对?是根据什么菜来做?第二才是你炒菜的那个水准,你的功力,你的那个火候是吧?是这两个不同的问题。如果你拿上这个菜,就是坏的是腐烂的,你的功夫再好是不是也不行?如果你的菜是可以的,好的干净的健康的,然后你去正确的烹调它可以让它做到很好,这是另一个层面。那么基督教所谈论的就是怎么去炒这个菜然而精神分析应该处理的是他的那个菜是不是坏的,你明白吗?有人的这个菜的确可能是真的坏,那个虽然很少,但它有可能。

比方说有人,比如说一个人面对死亡的威胁,有人拿枪顶着你的脑袋,你感到很害怕,你觉得这个正不正常?这个正常是不是?人当然都会怕死这个正常。但是如果有人拿着一个绒布毛绒的东西在你面前一出,你就吓得要昏过去,或者你看到猫,看到毛茸茸的东西就害怕的要死,你觉得这个正不正常?通常他不正常。明白吗?或者说一个男人就是对女人提不起兴趣,就只对男人有兴趣,这叫不正常。当然今天的社会告诉你,这个也很正常,是吧?然后我们说按照传统的这个分析定义来说这个不正常,你怕蜘蛛怕到要死,要疯,要浑身,浑身起疹子,要口吐白沫晕倒,真的有人到这个程度的。但它不正常。你虽然不至于成为蜘蛛侠,但你不会怕到这个程度是吧?这个不正常,那有可能就是你真的被这东西伤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可能真的让猫挠过,或者让这个毒蜘蛛给弄过蛰过,你还没变成蜘蛛侠,然后你就很痛苦是吧?以后看到蜘蛛很害怕,这个就是需要精神分析,或者说精神学科心理学专家去也许可以做一点尝试和努力去帮助你改变好让你现在不再怕猫怕蜘蛛了,然后你现在才进入到了面对危险做什么决定的这个道德层面的判断,对吧?

现在你才进入到了道德层面的判断。之前呢是有病态的,有病就治病,没有病的时候谈的是的问题。换一个换一个比方,如果说你在某一些国家,比如你在沙特阿拉伯或者朝鲜,你是个基督徒,但是你只要公开说你是基督徒就会坐牢。但是现在如果有人就问你,你是不是基督徒?你要不要承认?你是觉得我也可以灵巧像蛇吗?先不承认嘛对吧?我心里信就可以吗?这个问题就是要进入到一个层面要讨论。我们可以假设有这样三个人,一个人呢一听说我承认上帝要坐牢,我真的很害怕,但是害怕归害怕,最后我还是祷告说上帝让我战胜我这种怯懦的天性让我具备那种坚毅的美德,对吧?让我能够承认,哪怕是坐牢。

他战胜了这个他,做出了一个勇敢的道德决定,我们说他做出了正确的事情,在上帝的眼中看为义人,这是第一种。另外两个人,一个人他非常怕坐牢,人人都怕坐牢,对吧?但是这个人怕坐牢是因为他听说在监狱里边犯人会故意把比如把大便放到你的饭里。他小时候真的是曾经被人这样欺负过,人家在他的饭里放过大便,他吃过。他很恐惧,他一想到这个场景,他就浑身颤抖,不能接受。他一想到坐牢要面对这个事,他就不能接受。因此无论如何,哪怕让我否定上帝,否定我自己,我也决不能面对这件事,这个就叫病态。

这是病这个要去处理要去解决。不是告诉你吃就是了也没啥事而是告诉你要战胜这个恐惧。

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后来他的这个病其实治好了,他已经不在乎小时候的这个事儿了,但他这个时候狡猾的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继续眼泪巴叉的拿这个故事讲给你听,他其实根本不怕这件事了,但他会用一种更高明的伪装告诉你,我不是不怕坐牢,我只是因为小时候受了伤害,我吃过那种东西。现在一听说在牢里边被吃这种东西,我真的生理上就受不了,我很害怕,所以我才否认上帝。

他让你觉得他情有可原,他有病不是有罪,这就是的加深的形式,对吧?所以这就是我们想说的病和罪的这个区别在哪?你的心理材料出了问题,你去解决这个材料的问题,这叫治病。你的心理材料大致上没问题,你要做什么抉择,这是道德,要入场的时候是心理分析学家精神分析学家是弗洛伊德退场的时候,基督教主要看的就是你根据你现有的材料,你在做什么决定?你应该做什么决定是这个问题。

所以什么叫勇敢?刚才我们说了在坚毅中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勇敢在忍受痛苦的时候勇敢,这都叫坚毅,对吧?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说有一个人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对于猫有这个病态的恐惧,然而在它还没有被医治之前,他看到一只小猫到了那个坑里就快要死了,他冒着极大的危险和恐惧,把它抓上来,可能在上帝的眼中,他这个行为比一个在战场上杀敌一百的人可能更勇敢,大家明白吗?所以上帝看的是你的心,不是说你具体的那件事儿,你说拿起一个猫有什么勇敢的,但对于他来说,这比你拿起那个枪,拿起那个更沉重的责任的时候,可能更勇敢,是吧?因为他的材料跟你不一样,他的路径还跟你不一样,他这个人还跟你不一样,所以说上帝看你的内心,看你的抉择。所以说换句话说,就是说有时候我们经常说的就是好像我记得是麦克阿瑟,美国那个将军,他小时候有一次打扑克牌,然后他拿到一个牌,一看没一张带人脸的,就抱怨这什么破牌。第二把还这样。第三把有这样,他抱怨的就更厉害了。这时候他妈妈就说住口,发牌的是上帝,你摸到什么牌不是你定的,对吗?发牌的是上帝,你的责任不是抱怨,是把你手里的牌尽可能打到最好,是根据你现有的材料做出最佳的判断和决定!

技能树

我们谈到的道德就是这个意思。不是说你必须把把你要达到最高分,而是说你能把你的牌打到最好,这就是一个勇敢的人一个上的一个本分。一个道德上完美的努力,就这个意思。所以说道德基督教的道德不是讨价还价,不要误会,很多人觉得是不是基督教,信基督的意思就是我不能说,我要说谎,上帝一个雷劈我一下,或者在生活中弄个什么事,弄一下绊了一下。我如果不说谎,我这个考试就顺了,我这个买一个什么东西,那就老板看我好像就打折扣了。那我要是不听他的话,我就诸事都不顺了,我买了方便面都没有调料包了,是吧?是这样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讨价还价,实际上这是对你好的一种东西,它是一种训练。你常常去做那正确的事情,你这个人就开始慢慢变得正确,你常常的做坏事,你这个人就慢慢变坏了。所以不要说刚才我们说的,不要给你一个误会,说你得是个勇敢的人,勇敢的人做勇敢的事,那我问你一个人怎么能成为勇敢的人?

那正是借着不断地做勇敢的成为勇敢的人,你明白吗?是这两件事是互相促进的,你正是像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你是借着作你所行之事,成为你所欲成为之人的,对吧?你总做一件事,那件事最后就塑造你成为那种人。所以你一定要明白,比方说你将来不用讲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现在都是成年人是吧?假如你现在毕业,你找一工作,假设你找了一个你是学城市管理的,你就当个城管是吧。你有没有想过你做城管这件事,如果你连做30年20年,你会积累出什么工作经验?

你全部的经验就是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小贩的。这个烤面筋在哪那个卖水果在哪卖,雪糕在哪,然后我这个踹摊的时候一脚就能踹倒,可准了,都不用第二脚对吧?你全部的工作经验就是这个。你天天踹摊,天天跟小贩在那斗智斗勇,最后你突然之间发现,你别说你当年咋回事,你现在跟他就是一个层次,是吧?你全部的工作经验就是智斗小贩儿,等你退休的时候你不会干别的,你无法在一个没有小贩的城市生活下去,对吧?你离活不了,因为你全部的技能就这个。

所以人是通过做所做之事成为所欲成为之人的,你不断的克服自己,克服恐惧,渐渐成为勇敢道德都是这样操练出来的。没有人生来就是道德完善的,基督教正是想告诉你,没有人道德完善,都是有的。但你可以借着上帝的力量,一点点的操练,好让你心里的那个天平慢慢的向那个正确的方向开始倾斜。你好像做一件好事情那个就往好的那个方面就压下去一些,就是这个感觉。最终可以被称在天平上,不再显出你的亏欠,对吧?是上帝是那个检验者,所以说基督教不是在说跟你讨价还价,是在说你在你的材料和你的这个出发点上,你拿到的牌当中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应该的选择是什么?如果你知道了就去这样做。这个意思如果你又发现做不到,那你就信吧,你不相信就做不到这是我们谈的这件事情。

沉睡者

所以正确的这个方向不但让人获得平安,我知道的这个舰队到底要去哪,才能让你真正的知道怎么打理你这艘战舰,怎么跟别的战舰保持一个关系。所以正确的方向不但让人获得平安,还会获得知识。一个人只有在越来越好的时候,才会清楚地认识到你自身残留的恶,当你越来越坏的时候,你反倒发现不了自己的恶,所以大家有一个常识,一个中等程度坏的人还是知道自己不太好,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的人经常会说我这个人最好,我样样都好。而一个相对来说还不错的人,才更容易认识到自己挺坏的。你知道这就是道德的问题,道德的这个作用。这就好像一个人只有在醒着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醒,什么叫睡,是吧?你真睡着了,你就不知道什么叫醒了,你就只是在睡。对不对?一个人在头脑清醒的时候,才能知道你这个算术做错了,你真做错了的时候,你是检验不出来的。一个人只有在他清醒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喝醉。你真喝醉了,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清醒了,对吧?所以好人知道善又知道恶,坏人既不知道,也不知道恶,他天天做那个是恶的,但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啥叫,因此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个事是恶的。

好人是因为他在做好事的同时,仍然还难免犯罪作恶。他却更清楚的对比之后,知道我是个罪人。我虽然行好事,也能做一些终极而言,我也在堕落,我需要信上帝,所以好人很挣扎,坏蛋很坦然。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好人很挣扎,坏蛋很坦然。

性道德

好,所以最后我们就谈一个具体的方面,从一个叫作性道德的角度来看,真的这叫理想,还是要谈实践。这到底是说分三部分,哪一个部分?还是说这种德性是怎样操练?比方说古时的人喜欢讲一个词叫作贞洁,你说什么叫贞洁?比如说我想问大家,你觉得夏天穿超短裙是不是不贞洁?你觉得这不至于吧太过分,好,那你说裙子过膝算不算不贞洁?你说过已经相当贞洁了是吧?那你想想在是不是古时的英国社会,中国社会,你的裙子要没盖住脚踝就不贞洁,对吧?所以这个标准是什么呢?所以从路易斯的角度来说,他说如果一个人是为了故意的刺激自己或者别人的情欲,违背你那个时代和地区关于得体的这个准则,这个是不贞洁,你在你那个时代故意的违背它,就叫不贞洁

如果一个人只是出于无知或者是粗心违背了这些事,那最多叫不懂礼貌。你明白这个区别吗?即便她穿着很暴露的出去,是因为她以为今天这个比如说这是个泳装秀,她真的穿泳装出来,结果一看别人都穿着西装革履的,是吧,那顶多叫不懂礼貌,是不是?假如一个人也不是没知识,也不是不懂礼貌,也不是为了刺激别人情欲,就是为了让你震惊,让你尴尬,那这个倒也不叫不贞洁,也不叫作不懂礼貌,但这个人至少是不友善。因为她以别人的不自在为他的快乐,是吧?

所以分这三种情况,后两种情况还是可以挽回教育的,但它不是一个贞洁的问题。不是性道德出问题,只有第一种是她就是为了刺激别人自己的情欲,故意的去违背她所处的时代和地区关于得体端庄的准则这个意思。然后路易斯的另一个比喻来去看这个问题。他想说的你换到今天的这个语境,就是比方说很多的图片,很多的广告,那些衣着暴露的模特,为什么这么多人去看?而且为什么知道这样做才有人看?比如每年会展中心都有车展是不是?对吧?有多少男生你是去看车的?有的钢铁直男可能真的是去看车,但有很多人是去看车模的,是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要看?为什么?她穿的很暴露,众多人一起看这么一个女孩穿的很暴露,还在那欣赏品头论足,你觉得这个事有意思。

路易斯打这么一个比方,他说假如假如说在这么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呢你出现那个国家大剧院,在这个剧院当中呢灯光熄灭,只有一艘聚光灯打在这一个高级的桌子上,一幅天鹅绒布盖着,然后那个主持人战战兢兢满怀期待的把这个绒布慢慢地揭开,里边是一个盘子,盘子里边放着一块香喷喷的羊排,众人觉得唉哟哇好厉害,哈喇子流的可哪是,都在看这个羊排,看这个熏肉,你觉得这个国家变不变态?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叫食色性也是吧?如果一个国家对于食欲到了这种病态的地步,你是认为这个国家的人都是食欲出问题了吗?应该是吧?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会几个花这么多钱要来看这个实物展出的这个表演呢,你是饿怕了吗?还是怎么的,是吧?什么意思?那么类似的。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愿意聚众的看一个女孩,很暴露。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整个国家的人的性道德出了问题了?就这个意思。这是路易斯的观点。

所以很多人说你今天这么混乱,是因为过去禁止性。是这样吗?如果说过去禁止性,今天可不禁止它,你可以随便谈,你随便谈,那不还是更混乱了嘛,对吧?所以说你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可以看到人性是怎么一回事。今天这个世界是在不断地借着电影电视书籍各种方式在暗示你,对于性随便的人反倒是一种开朗坦率纯真好交往的人,一个对于性很克制的人,他反倒会让你扣上一个古板一个老旧的一个帽子。你要说你上大学研究生了,你跟同学讲我没有跟男朋友发生过关系,我甚至没有男朋友,在过去的话这叫贞洁,在今天她有可能被人笑话。人说你是不是有问题?对不对?你说这到底是谁出了问题,是他出了问题还是个社会?道德风尚出了问题。就这个意思。

当然他这个比方看完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你说的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圈?我的朋友圈每天很多人就是晒各种吃。当然这个还好,或许就是一种生活情趣的展示,还不至于大家到万人大剧院去看。但是这个国家和世界各国同样,大家对于那种他说的这个性方面的问题的堕落是一样的,所以今天的人根本就不渴望达到贞洁,都别说做到了,为什么?

三个原因,首先呢就是我们的这个本性这个心已经扭曲了,已经被今天这个世俗的这个错误的方式,把你引导到认同他了。所以你结合起来,你就开始觉得我在抗拒的这种情欲,其实是不是一种很正常的东西,就应该得以释放。应该得以纾解,应该就这个方式去实现它是正常的。你开始把正常的说不正常,不正常的说正常。在古代的这个骑士是以能够控制自己的情欲为美德的。然而今天的这些英雄,这些007这些所谓的这个情圣是以能够放纵自己的情欲为炫耀,对不对?

你就知道今天这个世代的人道德观完全变了。所以很多人说呀这做不到,你们这个太古板,太老旧,太不可思议。都是年轻人,情不自禁谁能控制的住,但是这个问题想问的是,你是选择了放弃呢还是放弃了选择?你是去努力的对抗去做了,没有做到,还是你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做,然后没做到?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好人知善又知恶,恶人不知善也不知恶,你压根没觉得这个东西值得做,也就没做,然后就是没做到,还是说你真的努力去做,没做到,这是根本不一样的问题。

大多数的人是观念出问题了,所以我们刚才说的还是这样的,你在这件事情上是要来规训自己去训练,让你的心越来越适应圣洁的方式,渐渐这样去做,使得你能够做到的几率越来越大,使得你能够做到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第三个对于性道德的误会,很多人说这是因为他被压抑到,我很长时间没有男朋友女朋友,我单身久了,我压抑了,所以我要释放。这是一个胡扯这是个胡扯。事实上各种的证据的证明人就是那么长时间没有性的活动,你绝对不会死,也不会扭曲。

今天尤其弗洛伊德所说的压抑,根本不是今天你谈的这个压抑这个意思。弗洛伊德是谈过性的压抑,但他说的压抑的意思是你在这个性的问题上受到过伤害,然后呢他被把性欲望压抑到了这个潜意识的深海海底的深处,于是你的性的欲望只能以另外的某种奇怪的变形的方式呈现出来,那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性欲,你明白吗?那是需要当病去治的。这个人的性欲被压抑的一个可能是有可能像个变态冷面杀手一样,必须半夜起来洗袜子,就类似于这种东西的,吓人叨怪的,根本不表现为性,明白吗?

他需要治的是病,而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成年人去竭力地抵制,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那个欲望的时候,他不是压抑,也不会产生压抑。一个真正努力保持贞洁的人才更容易意识到自己的情欲。就像说福尔摩斯其实最了解莫里亚蒂是吧?威灵顿才最了解拿破仑是谁?水管工最了解你的水管是谁,是吧?一个人只有常常跟他打交道,在对抗,他才真的深刻的了解那个敌人是谁。

所以最后我们想说的是,中国有一句话叫作万恶什么?淫为首,我要告诉你,这不是基督教的概念,举这个性道德的意思不是想告诉你这个问题最大不是众罪之罪,性的问题很严重,但它不是重罪之罪,你要认为不贞洁,身体出轨,未婚同居,婚外出轨跟人家发生了性关系,你认为这个是个罪,这个是罪,不贞洁是,但你要说这是最大的罪,就错了。因为这是肉体所犯的罪。这个罪固然严重,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肉体所犯的罪往往是一切罪当中最清的。真正可怕的罪。真正有害的快乐都是精神性的和灵魂

罪中罪

比如一个人,刚才说了那个人出轨,肉体上犯奸淫。这个是吗?是,但是如果有另一个人,这个人是专门以冤枉别人为乐的,看到哪个好人被整得很惨的就很开心,或者这个人是专门以使唤别人为,或者以说别人坏话为乐,或者以玩弄权术为乐,或者以仇视别人为乐,你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更可怕?这才是真正可怕的罪。所以刚才我说了,我们有头脑,有肚子,还有。这个人头脑坏了,顶多是说智商平庸,做不出太多坏事。这个人肚子饿了,他要吃,他基本上吃饱了就满足了。他肉体有问题,他性饥渴,然后基本上结婚他就消停了,对吧?

但是这儿出了问题可就厉害了。这里边住着两个我,一个呢叫作ego,如果说下面这个叫动物性的,我这儿就可能住着一个魔鬼的自我这个魔鬼的自我是更坏。所以耶稣经常讲一个话,他说一个总去教会的,但是又冷漠又自以为是的伪君子,比一个妓女,要离地狱更近得多。精神的罪恶,灵魂的罪恶,是更快和更容易让你下地狱的,反倒不是肉体的罪恶。

肉体的罪虽重,但是往往还可以医治,心的罪恶才是最可怕的。这是我们对于道德的一个看法。

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相关阅读:

宇宙意义的线索 |《返璞归真》第一章讲座

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讲座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