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德(下)|《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2019年8月29日 750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根据录音稿整理,整理者张承弟兄。全文约一万七千字。

当我们谈论婚姻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什么?

这取决于你对婚姻的定义和看法。按照圣经的说法婚姻是夫妻二人一男一女,永远的结合,两人是成为了一体。成为了一体的意思,你就不妨理解为是字面上成为了一体。他们两个完全合二为一,好像一个人一样。所以婚姻一旦要解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离婚,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们必须指出这一点,虽然现代人可能已经太习惯于随随便便就离婚,但是我们仍然要指出离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离婚就像是一场外科手术,就像把一个活生生的身体切开把一个人劈成两半。我们承认其实不是每一个教会对于婚姻,尤其是对于离婚的看法都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所有的教会都一致地承认,这个手术太大了最好不要进行。有一些认为这是不得已的时候的一个补救的办法,有一些认为这个是什么情况下你也不可以采取,但是大家都承认离婚可绝对不是两个生意伙伴散伙这么简单,是吧?它实际上来讲,甚至都不像说是你上阵打仗,然后你逃跑,做了一个逃兵,并不是。

就是刚才那个字面意思,比较像把你的双腿给你锯断,这样的意思。可是现在的人不这么看了,现在很多人离婚有一个主要的理由,叫做我们不再相爱了”。婚姻中的一位,认为爱上别人了,那么这就成了离婚的理由。不知道是不是大家也这样认为。但是我们想告诉大家,基督教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相爱是婚姻的唯一理由”,你认同这句话吗?相爱或者爱情是维系婚姻的唯一理由,你同意吗?或者说至少它是最重要的理由,也可以有别的理由,对吧?但是爱情是维持婚姻的最重要的理由,你同意吗?

其实当我们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如果有人甚至更进一步说,相爱就是维持婚姻的那个唯一理由,那么你这个就没有给誓言,或者叫约定留下任何的位置。

我们过去都知道,当两个人非常的相爱的时候,他们会有山盟海誓,是吧?这个所谓的山盟海誓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两个人两情相悦还不够?为什么他们一致认为还要以某种誓言、某种约定来作为一个加强的保障?

所以可见人的心里都有这个概念,就是相爱并不是唯一的理由如果就是,它就没有给诺言留下任何的空间,所以当两个相爱的人真的是在继续相爱的时候,他们会比别的任何人都承认,他们需要誓言需要一个盟约来去维持他们的婚姻!他们就有这种自然而然的倾向,就会彼此山盟海誓。全世界所有的爱情歌曲都充满着这种坚贞不屈的誓言

所以当我们说基督教认为神圣的约定是婚姻的真正根基的时候,并不是在给人的这种自然感情加上了一个条条框框的限制。

实际上这正是反映了我们对于人类这个心理本性的某种承认,并且对它予以了一个成全和圣化。所以当两个人相爱的时候,其中一方或者他们彼此说我要永远爱你,我要永远对你忠贞。那么这句话在你们真的特别相爱的时候,执行起来毫不费力,是不是?但是当有一天双方或者其中一方真的已经不爱对方的时候,这句话还是有效力的,对吧?这才是婚姻能够维持住的真正原因。人只能承诺我永远对你忠贞意思是我不背叛你,我不会出轨。但是人其实不能承认承诺我永远爱你,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承诺自己永远保持着某种感觉对吧?如果那个爱是一种感觉,你认为你可以最终你会发现你不可以,但是一个决定和一个诺言,你是应该做也可以做,也能够守住它。

这就是我们在谈论婚姻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想要谈的。

现在的人却每个人都觉得好像是说,如果你找到了一个相爱的人,这就是合适的人。合适的人就可以结婚,然后呢结了婚就可以永远的相爱下去。一旦他发现不再相爱了,他就会觉得我找错了对象,然后换一个人就可以了还可以再相爱。那么他其实很快还会发现,这个爱也会消失,而且通常第二段比第一段消失的更快。第三段比第二段消失的更快,对不对?

所以呢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都有类似的情况,还真不是爱情和婚姻而已。我的儿子总跟我说,他想让我带他坐一次飞机,当然还没过,他正因为没过,所以他才会对坐飞机这么渴望这么激动是吧?但是我告诉你,任何的小孩子,你带他坐了一次最多两次之后,他也就再也不会对坐飞机很有兴趣了,是不是?那个新鲜劲就过去了。等他长大真的加入了空军,天天飞行训练的时候,就会觉得有点厌倦了是吧?就不一定那么喜欢飞行了。

当你第一次在网上或者是在书上看到了某一个你觉得特别浪漫特别美的地方,比如说什么法国什么普罗旺斯啊还是什么玻利维亚有一个那种能反射天空的像镜面一样的盐湖是吧?你看到那你觉得好美啊,你就想长住在那个地方,可是等你真的去一次之后你就会大失所望,或者你不会产生第一次那个激动了。

我当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总梦想着去一个地方叫做林芝。它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南麓海拔很低,号称是青藏高原上的江南。我对那个地方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憧憬,觉得好一生要能定居在那就好了。

2013年我真的去那地方呆了一周。回来以后,从来没有梦见过它。也不想再去第二次了,说实话。

所以我们想强调的基督徒对于婚姻的看法有很多很多种,但是重点在于爱不是唯一的理由,甚至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听起来很惊人,是吧?那就取决于是什么?接下来我们还会谈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妻子要顺服丈夫

然后我们特别又会谈到一个问题,在基督徒的婚姻当中,可能很多人听过我们讲的一句话,叫丈夫要爱妻子,甚至要为妻子舍命,对吧?妻子呢要顺服丈夫,也就是以丈夫为她的头啊,她要听她的丈夫,要顺服的丈夫。这个话在现在是特别政治不正确是吧?是不是在东北尤其明显一些是吧?我们东北女孩喜欢在家里管家是不是有这样的倾向?其实不光东北,好像全国都这样是吧?

可能很多人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说这话讲得我就不喜欢,为什么夫妻二人不应该平等来做事呢,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人是头?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能男女两个人,夫妻两个人平等?为什么一定要讲丈夫是头妻子要听他的?

首先我们要说,如果丈夫和妻子永远意见一致,那就不存在谁是头的问题,对吧?我们也承认,也希望永远是这样。就是在婚姻当中你们俩大事小情意见全一样。我说的是真心一样,而不是这个丈夫已经被虐得怕了你了,你说咋的都行,你高兴就好。不是这种,是他俩真的就是一样。如果是那样就不用谈这个问题,不需要说谁是头,对吧?

可是问题就在于真的发生争议的时候该怎么办呢?你说好好沟通一下,谈一谈是吧?谈一谈,或者在那晾一晾,搁置一段时间,过一阵再说。可是如果好好谈过了,也过了一阵,过了两过了三事儿还得解决怎么办?你想过这个问题吗?你说那投票呀,可是你这个议会只有两名成员是吧?一人一票怎么办?哪怕你是三个人,你还可以有一个多数票存在,可是你只有两个人一人一票,那么下面就有两种情况了,要不就各持己见,各奔东西,谁也不用同意谁,离婚就完了,对吧?要么就得其中的一个头,他来投决定票。好让这个婚姻能维持下去,好让他们的共同的决定能够继续下去。

这就是我们所讲的。所以为什么要谈论谁头?因为一个没有章程的联盟,是永远不可能真的持续下去的。在一个家里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候,那么一些事情,要由一个人来做决定。总会有的,而这个人圣经说他是丈夫。

那你说那我不同意,为什么非得是男人不可?可不可以女人做头?我们家我俩都协商好了,就是我们是丈夫要顺服妻子,以妻子为头,妻子会承诺爱她的丈夫,为他舍命,我们就这样约定可不可以?为什么非得是男人,不能是女人

首先我想问,有谁真的希望这个头是女人,即便你是女人。有谁真的希望对内对外你自豪的宣称在我家就是我说了算,我家老爷们不管事。有谁希望这样讲,并且希望事实就是如此。你的心都已经告诉你了是吧?其实即便是那种自己在家做头的女人,她往往看到别人家的女人做头的时候,第一个觉得很不舒服:你看那家都做都过成啥样了,那家老爷们一点不管事都得女的在那指手画脚是吧?其实自己就这样,都自己这样了,还见不得别人那样,可见也知道那个不对是吧?

所以丈夫不做头,妻子来管辖丈夫,这里一定有一些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一定是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丈夫呢就不说了,就是妻子,她都会对此觉得有点羞愧,不好意思。而尤其在对外的时候,丈夫通常要比他的妻子公正得多。女人一旦成了家,的利益的诉求就是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的。对外的一切都是要来抗争,来保护她的丈夫,她的家庭,她的孩子,她看待问题的时候常常是不公正的。有一个强烈的爱家主义,是吧?而丈夫相对来说就冷静得多,不会太被这种情绪所牵引,搞得太偏执。

这个意思很简单的。我就问你,假设你家养一狗,把邻居家孩子咬了,或者是反过来邻居家的狗把你家孩子咬了,这个情况下,你觉得出面谈这个事儿,是由两家的女主人谈比较好,还是两家男人谈比较好?你想想这个场景。两家女人谈,你就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场面,是吧?两个男人谈,就会比较冷静的把这个事协商着去解决。或者再说一句话,就你家狗单方的把人家孩子咬了,把人家的那个门挠了,或者把人家什么东西弄坏了,你是更愿意跟那家的男主人沟通解决这个事儿,还是跟那家的女主人。你自己想想吧。

所以很多时候有一些东西不能拿那些个大道理在那去想常识和你的直觉和上帝给你的良心就会告诉你正确的方式是什么。

所以这个不要再开来谈了,我们就说到这里。这是基督徒对婚姻的看法,相爱不是唯一的理由,要有个头,这头是男的。

宽恕与爱

接下来说的这个问题是关于宽恕的,夫妻离婚也有一个很重大的原因,就是他做了一件我无法原谅的事情,对不对?我无法宽恕的事情这个当然不止在夫妻当中,你扩大到人际关系当中,人和人最终的伤害能够造成,就是因为你觉得有些事情你宽恕不了。当有人说你应该宽恕他原谅他赦免他的时候,有时候这个正在伤害情绪当中的人就会更加的愤怒是吧?说你这个话讲得也太……这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伤害的可不是你是吧?你这个话太让人恶心了。

比如如果是二战过后,现在你跟一个被屠杀了多少同胞,甚至自己的亲人就被德国人杀了的这个犹太人你跟他讲你要赦免纳粹,你要宽恕德国人,你觉得他会怎么理解呢?

所以很多人说你们基督教别的我都接受,就这个宽恕,这个爱仇敌,我实在理解不了。

但是有人会真的做到宽恕吗?我说实话,我如果真面临这个情景,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宽恕。

这就好像是说我承认,我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背叛上帝,都应该承认我是基督徒,对吧?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如果真的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门,我要是再承认上帝,他就一枪崩了我,那个时候我会不会否认?我没有经历过是吧?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跟你讲,我在遇到了那种犹太人那个情境的时候,我会不会去宽恕。

但是我们现在谈论的不是我能不能做到,而是说我应不应该做到?上帝是不是吩咐我们要去宽恕别人?当你去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你就发现圣经里实在有太多的话是明确这样讲的。

圣经告诉我们说,要这样祈祷: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你如果从不原谅别人,你觉得你应该来寻求上帝的原谅吗?你从不宽恕别人,你觉得你应该让上帝宽恕你吗?所以在整个西方的基督教传统当中,人都在临死之前,至少我要宣称我赦免宽恕这一生当中那些我怀有仇怨的人,好让我的灵魂平安上天堂,对吧?

当年鲁迅先生就在他临死之前的前五天,写了最后一篇文章,叫做《死》,在这篇著名的文章里,他就写我的那些仇敌,我一个都不宽恕,就让他们恨我吧。这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我想一个人就剩几天要死了,不至于开玩笑,可能就是真实的想法。可能他就是说因为我做不到也不该做,所以我不宽恕。

但是我们谈论的是基督是不是让我们宽恕?而且当我们一说到宽恕这件事的时候,你别上来就说他杀了你全家你能不能宽恕?这个就等于说你学数学,你是从微积分开始学吗?你是加减乘除开始学的嘛,对不对?

所以你先别说那么高大上的,你先说就从你身边的丈夫妻子父母儿女同学同事弟兄姊妹朋友邻居。你先从宽恕他上周得罪你的那件事儿,说的那句伤害你的那句话开始,看你能不能做到。你会发现光这个就够你忙活一阵子了,别在那想什么杀你全家那种事是吧?他就是骂你一句,你看你能宽恕他吗?你操练一下,你试一试。然后你就会知道圣经里有一句话,他说你要爱别人,就像爱你自己一样,这叫爱人如己,是吧?

你得罪人了以后,无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你希望别人宽恕你吗?希望是吧?那你就去宽恕别人,这就是圣经的教导。可是有时候你觉得我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做了这么错的事情的人,我还能宽恕他,甚至于更进一步要爱他?大家可能听过一句话,说基督徒应该恨罪,但是不要恨罪人,是不是?就是恨罪,不要恨人。但这个真的做得到吗?你应该恨这个坏人的行为,但你不要恨这个坏人本身,不要恨这个人。其实通常是做不到的,因为你人和事儿总是捆绑在一起的。坏人做坏事,坏事是坏人做的,你恨坏事就自然会恨坏人,恨就自然恨罪人,对吧?但是这句话仍然可以去仔细分析,有没有他的道理,就是可不可能恨罪却不恨罪人。

路易斯指出,至少世界上有一个人,就是你恨他的罪,但却不恨这个人。谁呢?就是你自己。你觉得你办的坏事办的错事办的龌龊事多不多?多吧你恨吗?你也恨自己那些事儿,但是终极而言你恨你自己吗?你其实相当爱护你自己,你对你自己特别好,对吧?所以圣经说爱人如己的时候,你就想一想,你是怎么宽容自己的?你看你能不能同样宽容别人?你对于你自己的错误一笑置之,你对于别人犯的还不如你1/10的错误揪住不放,是吧?所以你在你自己的身上已经证明了你是可以那么讨厌你自己的懦弱自负贪婪甚至无耻,但你却仍然同时那么爱自己,是吧?你做得到的,你从来没有勉强过自己,从来没有不爱自己。甚至于你恨那些事儿,正是因为你那么爱自己,爱到一个程度,你就恨为什么能做出这个事来,是吧?你的恨都是因为爱。

所以基督教从未要求我们减少一丝对于那些个罪和坏事的恨。恨恶、厌烦你不应该减少,但他却同时教导你,你不要恨人,就像你不恨你自己一样

如果你把这个恨罪上升到恨人,恨就会生长,最后超出你的想象范围。

比如我们举个例子,假如你在报纸上或者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哪地震呼啦一下压死了800个人,对吧?你觉得很惨。过后呢这个新闻又出来说啊,其实那个统计失误那个是有点计算的问题,其实只死了一百。你的心情是什么?高兴吧,通常一般人会高兴。

但是有没有一种情况,你自己扪心自问,在你心里的隐秘深处,有没有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当人死少了,有时候你都觉得有点失望,不那么刺激了这个事儿。是吧?原来不那么耸人听闻,不那么震惊。有时候你都觉得这个东西正常了。

那这就是很可怕的。

假如说报纸上报道说纳粹杀人怎么样杀,结果后来另一个报道说,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虽然不是说在给纳粹开脱,但当你看到你的敌人原来不是那么可怕的时候,你是有点失望还是高兴啊,甚至你会觉得失望你希望你的敌人越残暴越好,让你对他的攻击越发显得光明正大!

当你发现这种情绪在心里蔓延的时候,你就知道人就是这样变成魔鬼的。他开始越来越觉得,越残忍越好,恨越大越好,明明是白色的东西,他开始要看成灰色,本来就是灰色的,渐渐就看为黑色,甚至于他最后就希望这个世界上全都是黑色,不要有灰色,更不要有白色。

这样的情况就叫做有“苦毒”了。

而你如果总是恨人,不断的恨就会把这个东西固化在心里,形成了这个苦毒的状态。所以基督教说你爱仇敌爱仇敌,不是说不惩罚他,就像说你爱你自己,也不是说不惩罚自己,甚至于你自己犯了死罪,你都应该去承受死刑,是吧?然而这仍然不代表你不爱自己,你正是因为爱你自己才让他接受当得的惩罚。

所以当我们说你要爱仇敌的时候也是一样你爱仇敌不代表不惩罚他。但是这里想强调的是,必要的时候你都应该可以杀人,如果你是战士,你是法官,你是行刑的人,但是也不要恨人恨人比杀人更可怕。杀人只是执行一件事情而恨人这个会让你最终变成魔鬼。那个怨恨的感觉,那个想要报复的感觉,如果你不去摧毁它,它最终就会摧毁你,把你变成魔鬼。

所以基督教讲的意思就是,即便你是在执行审判惩罚你的仇敌的时候,你对仇敌也应该尽量的像对你自己一样。

所谓不恨,就是你是希望他好的。大家明白吗?你永远希望好,即便这个人是个坏人,你也希望这个坏人能够比他之前的状态要好一些,因为你对你自己就是那么看的。所以我们希望好,我们做一些事情能让变好,而不是让你去恨。希望好,也不是让你去喜欢他,也不是让你在他不好的时候硬说他好。我们说爱仇敌,说的就是你永远以善意待人,你希望他好这个意思。你不愿意总是见不好。你希望他成长,希望他改变,这是我们在谈论爱仇敌的意思。

所以这个原则同样是放在婚姻中的。在婚姻中你都可以打打闹闹吵架,但是不要恨对方。当你一旦产生了恨,你就会各种的去坏他。然而爱的意思是你要希望好,你做点什么让如同你就是这样对自己的

所以爱仇敌往往就意味着去一个毫不可爱的人。你说这个太难了,但是问题在于你自己有什么可爱的地方呢?你这么爱自己是因为你可爱吗?其实仅仅因为你是你就因为你是你自己,所以上帝就希望我们用同样的方式也去爱所有的人。他爱我们,就不是因为我们可爱,而是因为他决定要我们,我们也是这样爱自己的。所以上帝说希望你在接受了祂的爱之后,你也能这样爱别人。这就是我们在谈论宽恕和爱时候,我们真正想说的。

最大的罪:骄傲

下一个问题,我们要谈论的是,基督教所认为的最大的罪是什么?大家知道吗?最大的罪是什么?是杀人是同性恋吗?是叛国罪吗?是比如说杀害父母吗?还是背叛上帝?哪个是最大的

都不是。

基督教道德和其他一切道德差异最大的一个部分,就是我们对最大的的看法。

有一种世上没有人能够避免,每个人在别人身上看到这个的时候,都会特别憎恶。但是几乎除了基督教以外,没有任何的别的主义、宗教承认或者重点说这个罪。

很多人,就是不信上帝的人也会经常承认唉呀我这个脾气太暴躁,或者我是太好酒了,或者我一见漂亮女孩就走不动道,他都会谴责自己的这个弱点,对吧?但是你很少看到有人承认,甚至有人都可以承认我就是个怂包,我就是个懦夫,他都会承认。但很少有人承认犯有这个罪,但同时也没有遇见过哪个非基督徒对别人身上的这个罪有一丝一毫的宽容,这就说明没有任何一个缺点比它更不得人心而且这个罪你犯得越多,你对别人犯这个罪你就越恨。你越见不得别人犯这个罪。

这个罪就叫做骄傲

与它相反的那个品德,我们叫做谦卑,对吧?骄傲最根本的罪,最大的罪。最大的就是骄傲。与相比,出轨愤怒贪婪醉酒甚至杀人都是小事。一个人越骄傲就越讨厌别人骄傲,你想是不是这样?一个人特别敏感的,看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骄傲呢,往往就说明他自己特别骄傲。是吧?一个特别谦卑的人是不会注意到别人骄傲的,只有一个骄傲的人才注意到别人骄傲,而且你越骄傲你越容易注意到。

所以你想弄清楚你自己到底骄傲到什么程度!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问你自己,如果有人对你冷眼相待,无视你的存在,干涉你的事情,摆出一副屈尊俯就你的样子,或者是在你面前炫耀的时候,你有多讨厌他?你想一想,所以骄傲的问题就在于,每个人的骄傲都是在和别人的骄傲相争的。它是有竞争性的,它不可能孤独地单独地存在在一个人身上,一定有竞争性。如果说你们是一个比如班级毕业晚会,台上只有一个人在那唱,主角在这个独唱的演出当中,如果你对于你这个同学唱主角这件事非常的愤怒,那就是因为你想唱,对吧?她抢了你的这个位置,你想唱,同行是冤家是不是?反正就一个名额,他上我就上不了。那么他上了你是非常愤怒,因为你很骄傲。

所以骄傲是竞争性的,它喜欢竞争,而且它的本质就是竞争,而其他所有的只是偶然才是竞争。比方说一个人很聪明,很富有很漂亮,他因此而骄傲,其实并不是。如果说别人和他一样的富有聪明和漂亮,他就不会觉得骄傲。他骄傲是因为他觉得他比别人更聪明更漂亮,更富有,是吧?我比你多,这才让我骄傲。

所以让你骄傲的是竞争和比较,你是以高于别人为乐的。当这个竞争的因素一旦消失,骄傲就消失了。所以这个骄傲本质上就是竞争。而其他的罪就不一定。有可能两个男孩同时爱上一个女孩。在这个情况下俩有竞争性是吧?但是随着这个女孩做出了选择,或者两个男孩其中一个爱上另一个女孩了,竞争就不存在了,对吧?这个偶然的竞争性就消失了。但是一个真正骄傲的人,他其实不喜欢这个女孩,但是一看你喜欢了,我也非得追,我非得把征服了,我并不喜欢,我只是想要证明我能得到你得不到的,这就叫骄傲,对吧?这种竞争性就非常可怕。

所以永远没有足够的东西能够满足他这个欲望,他永远要在竞争当中付出一切可能去证明他的权利证明他的强大。

不是光说男孩,经常你会发现有一种漂亮的女孩,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在那招蜂引蝶,制造不安定因素,是吧?惹动所有的男孩来追她。我告诉你,这种女孩99%并不是性冲动,反而几乎一定是性冷淡这样做的原因是骄傲,我就是想证明我比别的女孩更优秀,我就是能吸引到他们来追我。至于谁追我都并不真答应。就存在着这种情况。

当然这是路易斯说的,不是我说的,你不要把这个归到我身上。不过我真的挺认同的。有人他去追求爱情,他都是为了响应他的骄傲。

所以一个真正被骄傲吞噬的人就不可能信上帝。因为他会在上帝的面前发现各个方面都超过你的一位,而且他永远不可能赶得上。他就绝望了。

起初圣经里那个魔鬼撒旦堕落的时候,正是因为他想跟上帝一样,对吧?这种骄傲。所以其他的任何稍轻一些的罪,都是魔鬼在利用我们那些个动物本性来工作,但是骄傲利用的就不是你那个生物性的本性,而是直接来自地狱的,是直接来自精神里灵魂里的罪,所以它更狡猾更致命,所以我们才说它的可怕程度就在于,甚至于魔鬼都允许你用骄傲来制伏其它一些比较小的罪,只要你能够保持着骄傲

有一些老师教孩子就是这样。他实际上在利用孩子的骄傲来让他守规矩,来让她克服懦弱贪欲和坏脾气。因为已经用一个方式告诉你,当然老师不会说这叫骄傲,老师告诉你,你要有点自尊,是吧?有点自尊。这件事情这个东西一旦你做了,这个缺点会有损你的尊严。所以你要自重自尊。

就像提姆凯勒举过一个例子,假如你现在在清晨的马路上看到一个孤身从银行刚取了一大兜钱出来的老太太,周围没有人,没有摄像头,没有警察,就你和她,你要不要抢她的钱?

有两种原因,让一个人不抢她的钱,你听一听。一种原因就是他觉得抢钱是不对的,是犯罪。这个老太太这么可怜,拿着这一兜的钱,是不是家里有病人啊要去治病啊,对吧?或者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赡养的,有什么急用啊,我如果拿到的钱,虽然我很缺钱,我拿了的钱就会有很多人受伤害是吧?这个事我不干,这是一种思路

另一种思路就是觉得怎么能抢孤老太太的钱?我堂堂八尺男儿,是吧?我怎么能欺个老太太,抢她的钱呢我不能抢

虽然结果都是没,但你觉得这两个理由一样吗?第一个理由考虑的是她,是有关的其他人,你是在考虑别人的好处,你是在为们好是吧?你不做这个坏事。

然而第二种其实就是在利用你的骄傲。我这么尊贵的有地位的一个人,我怎么能干这个事。但这里边就暗示着有一点什么可怕的因素呢?如果那不是个老太太呢,如果跟你一样也是个大老爷们,你甚至于因为你的骄傲,你都不缺这个钱,你非得证明能把他打趴下,你就要,是吧?骄傲就会到这个地步,是不是?

所以说这种竞争性的骄傲就是有这个结果,非常可怕。如果魔鬼能让你心里的骄傲,深深地占据了主导地位,它甚至于乐意看到你变得贞勇敢和节制。就像说你反正都得癌症了,那么把你那个冻疮治好倒是无所谓。

所以说骄傲是最大的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我们要说什么不是骄傲呢?我说我是上帝所造的,我是上帝拯救的子民,我是有尊贵的君尊祭司,我不能干这些龌龊事,这不叫骄傲,这是对你身份的认同,对吧?

或者你愿意去取悦一位你应该取悦的人。当你这样成功的做到了以后,产生的那种快乐的感觉,不叫骄傲。比如你想让你的妻子快乐和高兴,所以你在情人节或者她生日那天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给她,让她非常开心,你也非常开心,你那个很开心的感觉有点跟骄傲的感觉相似是吧?但那不是骄傲,那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对吧,你取悦了你应该取悦的人。

但是你一旦从我让她高兴了,她这么开心,我真高兴,我真骄傲,一旦从这个变成,“看!我能做到这一点!,可见我多棒,我是最佳情人这就马上变成骄傲了,对不对?

所以这个东西的微妙就是这样子,甚至于跟这个相比,我要告诉你,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很多人都说女孩子容易有,其实男孩一样有叫做虚荣,虚荣是不是一种骄傲?就是说明明一个月就挣一千五,她非得要跨一个十五万的包是吧?这是不是就是虚荣?你想。当然那个并不是十五,而一万五买的假包是吧?然后她出去就怕别人看不见,她肯定不在半夜走,因为别人看不见是吧,得看见。

甚至于你说这个虚荣当然也不好,因为也是一种骄傲嘛,对吧?可是我跟你讲,虚荣的人虽然过于渴望赞扬掌声、钦佩,千方百计想得到这些,但是它还真不是最大的罪,虚荣是一个缺点,但这是一种比较幼稚的缺点。甚至于从某一种奇怪的角度来说,还有一点点可能,反应出你的谦卑。

你说这个好奇怪啊,什么意思?就是说,一个人还虚荣,就说明他还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对不对?他还在意别人说他好。而一个真正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是叫做孤芳自赏的。我根本都不在乎你认为我行不行,我就觉得我老行了。你认为我不行,我都不在意你的看法,我根本不在乎,对吧?这是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所以一个人还有点小虚荣还有点想求关注这种,虽然有点可笑,其实还不可怕,对吧?这种可笑表明他还希望别人注意到他,他还挺看重别人的看法的,所以还算是人。真正骄傲到极点的人就不是人了,因为那就跟魔鬼一样邪恶

当然我们说我为我这么好的父亲而骄傲,我为我隶属的这个勇敢的战功赫赫的军团而骄傲,我为我这个很好的教育背景而骄傲,这个不叫骄傲,是吧?那是一种自豪,这个我们大家应该清楚。

所以我们说骄傲是最大的罪,那么相反的一个词叫做什么?谦卑。一个真正的谦卑人是什么样子?大家一说就会误会的,你脑子中第一想到的就是一个满脸谄媚满口恭维不停的说漂亮话,说拜年话的那些,然后呢到处跟人说我啥也不是啊,我这个不行,我那个不行,我就两个事不行,就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就是一无是处啊。你会觉得这是谦卑这叫自卑,这个甚至有点卑贱,是吧?

真正的谦卑的人不是这样的,真正谦卑的人,他最后跟你交往之后给你留下的全部印象非常可能是看上去他很聪明,他很快乐,而对你告诉他的一切他都特别真心的感兴趣,既不是说冷漠又不是很小心翼翼的在这讨好你,对吧?就是一种很真心的感兴趣而已。就像孩子一样的天真,是吧?那是真正的谦卑人。

所以一个人想要谦卑,怎么做到谦卑,首先意识到你相当骄傲,这就是第一步。迈出这第一步之前,你永远做不到谦卑。但是一个人认为自己我这个人不骄傲啊,我就告诉你,这是最骄傲的事情,是吧?你觉得你根本就不骄傲,这就是最大的骄傲。你觉得我不自负,这就是最大的自负。

三圣德:信望爱

好,所以这就是我们对于很多问题的一种看法。而医治和解决它们的办法是什么呢?我们会谈上一次我们在上次的分享当中,我们谈了四种美德,对吧?四种美德大家记得吗?公义、审慎勇敢节制是吧?现在要谈另外的三种美德,今天最后几分钟我们要谈三种神性的美德,就是基督教所讲的信爱,其中最大的是爱。

我们先说什么是爱。这又回到我们开始那个婚姻的主题了。不是一种感情,不是表示一种情感状态,而是表示你意志的一个状态,代表你的意愿和决定,也就是那个你天生就对你自己所怀有的那种情绪,那个就叫爱你对你自己的那个情绪,你现在使劲想那是什么,甚至说你爱人如己,就是在假设你对自己的那个情绪就叫做爱。

然后呢你现在应该对别人也怀有这种感觉。这是我们在谈爱的时候我们在说的。我们刚才已经说了一些了,你非常讨厌自己干的那些个坏事龌龊事儿,但你又同时总是能够原谅自己,接受自己,鼓励自己,看着镜子说你可以的,你能行的是吧?你最厉害,你是最棒的,就这个样子对吧?你对你自己各种打气,你就这么爱自己。

圣经说好,就这样去爱别人吧。所以当基督教谈论爱的时候,爱人如己或者爱你的邻舍的时候,不是让你去喜欢他,而是让你去爱

我们当然会喜欢一些人,不喜欢一些人,对吧?这种出于自然的出于本性的喜欢不喜欢,那既不是也不是美德就好像你说我喜欢棒棒糖,这也谈不上是罪,当然也说不上就是多好的一个品德,对吧?那就是一种自然倾向。但是当我们说怎么对待这种喜欢的时候,那就有罪和美德之分了。有人生来就比较冷漠,可是这个冷漠本身甚至都不叫,就好像一个人他消化不良。这个不好,但是这也不叫罪,是吧?可是你冷不冷漠,热不热情,都不能去剥夺你学习怎么爱别人的机会,也不会免除你必须要爱别人的责任。就这个意思啊,爱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个人的权利。

所以当我们谈论基督徒的行为应该的行为的时候,当我们谈论爱的时候,很简单比如说让你爱你的邻舍,你不要费尽心思浪费时间在那冥思苦想,我是不是真的爱?你一直在苦思冥想其实是你是不是喜欢他。他明明做那么多龌龊事,为什么喜欢他?对吧?别浪费时间想这个问题,你需要的是行动。当你说你要爱你的邻舍的时候,基督教告诉你,基督告诉你,你就要去想象我如果真的是爱的话,我会做什么,你就去做那件事,仿佛你真的爱他一样。

先去做,然后你就会发现一个伟大的秘密。当你带着一颗这样的爱心去行动的时候,你很快就会爱上这个人。而你带着一个想要伤害一个你讨厌的人的心去行动的时候,并且真的伤害他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越来越讨厌他。对吧?当你能够以善报恶的时候,你发现你就不那么讨厌了。而当你去伤害一个你讨厌的人的时候,他即便再给你卑躬屈膝苦苦哀求,也只会让你对他的恨越来越厉害,然后诱发你更加严重的去伤害他。

变成魔鬼,都是这么来的。

所以当我们谈论这种爱的时候,跟那些个多愁善感的人特别喜欢就是腻在一起嘘寒问暖的那些人,跟那个相比,好像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的,是吧?跟那种喜欢跟那种感情好像有很大的距离,有很大的区别。但是我们却告诉你,真正的这种爱能够产生感情。

很多时候你到了外国会发现很多外国人看见你就微笑,是吧?他其实不认识你。你试一下在咱们这儿的大街上,冲迎面过来的那个人笑一下,你看他什么表情。国外的那些人对你笑,不是因为他喜欢你,他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喜欢你,对吧?而是因为他认为应该对人好,造就人与人为善,也就是要爱别人。他对你笑就是因为如果一个人爱他就会对他笑,是吧?所以他就对你笑。然后就会发现好像你还真的蛮可爱的,我就会慢慢的爱上你,所以行动会指导和改变你的这个身心的。一个人的手更多去动的时候,会反过来刺激他的大脑,都能改变回路,让你觉得那个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可以一下。

所以行动是这样的重要。相反的方向也一样。起初德国人虐这些犹太人是因为恨,可是当虐待的越厉害,他就会恨的越厉害,然后恨的越厉害,他就会更加的残忍,更加的残忍,它就更加的虐待,就这么死循环下去,恶性循环下去。这是它的反面,对吧?

人变成魔鬼是怎么变的,人要变成圣徒就是那个反方向。你起初对他也不是那么爱,但是你用爱的行动去对待,你的爱就会慢慢生长出来,就会生发出来,最终你有可能真的说不定就会喜欢上他。是吧?就这个意思,即便最后也并不喜欢,但你这个过程仍然在让他好,在建造他,让你的心里没有恨,让你成为一个不是魔鬼的人,就这么重要。对吧?

所以爱是一种行动,而不是一个感觉,这是我们重点想说的。它是一个意志的决定,不是一种情绪的描述。而这种爱的行动和那个的行动,他都会利滚利式的增长。你每天多做这么一丁点爱的行动,第二天同样的一点,第三天同样的一点,不知不觉之间你发现你是一个有爱的人,你活出了爱。相反每天做那么一点坏事情,它也会利滚利地指数增长。假以时日,你突然发现你已经变成一个你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像是面目狰狞的魔鬼。爱和恨,善和恶都是利滚利的,复利式增长的,要注意这一点。所以约束你的每一个小小的决定和小小的行动,都是有着不可估量的重要性。

所以你要爱上帝的意思就是只管去行动,就好像你真的很爱上帝。就去做。然后最后你就会爱上帝,不是让你坐在那个地方拼命的在那运气,想要憋个大招,制造那个感情?我憋出一个爱上帝爱邻人的一个大招来要释放出去。不是那样的,那是幻想,是胡说八道。不是让你酝酿感情,是让你去行动。就是说如果我真的爱上帝我会怎么做?找到答案就去做,如果我真的爱那个人,我应该怎么做?知道这个答案之后就那样去做,这就是秘诀。这就是我们谈的爱

而“”,盼望和希望,我们只需要指出,在历史上,对这个世界贡献最大的那些基督徒,往往是那些最关注来世的基督徒。他们因为深深地盼望着天上的事情,他才把人间的事情尽可能做好。而那些只在今生有盼望的人,往往倾向于对这个世界是掠夺的,是征服的,是破坏的,是供他享受的,对吧?那些基督徒因为渴慕天上,他才善待和怜悯人间,反倒做出了很多的,让这个世界变好的事情。换言之,就是圣经说的那句话,你们当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然后你们所需用的一切就加给你们。或者用路易斯最爱说的那个句是:当你去渴慕天国的时候,尘世就会作为一个礼物附赠给你。而当你专注在尘世的时候,两样你都得不着天国也没有,人间也没捞着。就这个意思。

所以他这个经典的逻辑,路易斯是很习惯这么讲话的,好多的这个类比都是这么说。比如我们说拥有健康是不是个很大的祝福啊,但是你一旦以健康为目标,你就开始越来越变成个怪人了。你总怀疑自己有病。今天这不对,明天那不对。喝个啤酒都得泡枸杞。你就成了一个养生专家,是吧?但是真正让你得到健康的绝不是关注健康,而是应该去关注食物运动、合宜的工作和合宜的娱乐,甚至于是新鲜的空气,是吧?当你关注这些事情的时候,健康就随之而来。可是如果你盯住健康,你就健康也没有,别的也没有,这都是类似的道理。

所以当你真正渴慕天堂的时候,你说一个人渴慕天堂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咋就没有那个渴望?那我是不是在这运气我憋出那个渴望呢?

其实我们说上帝造人的时候,就给你预备了一些东西。比方你会口渴,是吧?你会口渴,于是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水,就是解决你这个渴望的。你会饿,有些东西叫做面包是吧?食物你会孤独就一种叫做配偶是吧?或者朋友对吗?可是有时候你会觉得这些东西都不能满足我,我心里还是有一个巨大的空洞,那个洞是什么?这个世界的人很多的时候就只觉得可能我还是没有得到什么,得到了就满足了。有人比如常年在繁忙的工作中,他就觉得能够医治他的是一个休假,我能够休息半年,我就能够解决问题。可是他一定会发现,他真休息半年的时候,他觉得上班还不错,是吧?还是回去上班吧,那个东西不能解决和满足他。

所以愚蠢的人就会把一切归咎于这个世界本身。他觉得婚姻没有满足我,我心中的渴望没实现,那不是因为婚姻本身就不能满足,而是因为这个女人不行,我得换个女人。他采取这个方式对吧,然后越越失望,就发现不是这个女人不行,而是这届女人不行,甚至女人本身就不行。总是不行。很多人说我度一次假就能满足,结果一次发现并不满足,他得出了错误的结论是我度的不够豪华,时间不够长。他下次来的更厉害,来的更厉害之后,他发现还是不行。其实很多人都已经试过这个事儿了啊,这是真正的愚蠢人。

另一种加引号的聪明人,他的做法就很快,他就说这一切都是虚空的,虚幻的,都不值得追求。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吧不用那样,你就认命吧世界上没有那种幸福,你就是这样得了。这是一种看破红尘。

但是真正的真相是确实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幸福和满足。基督徒就会认为我有这样的一个心中巨大的不能被满足的那个空洞,不能安息的那种不安,正是因为有一位真正能给我安息的真正能给我这个盼望的那一位,我还没有找到他。奥古斯丁说,唯有在上帝那里才得着了这种安息,对吧?基督会告诉我们,唯有在天国当中,你那个一切的渴望才会真的实现。

所以这一种至高的渴望路易斯称之JOY就是喜乐,或者称之为极的那个词,是吧?大写的这个JOY。这个渴望,是在驱动你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的那个最终动力。这是我们所谈论的望。

最后要说的就是信。信相信,今天的人更倾向于相信的一个词叫证明,而不是相信,是吧?他们倾向于认为理性才是一切,可是我告诉你,理性不是一切,正确也未必带来相信。

比方你要去医院做手术,很多人有这个经历,年纪越大越有这个经历,对吧?你要去做一个小手术,理性会告诉你,打麻醉剂不会死,对吧?是不是不会死?而且这个医生绝对是受过正规训练,而且是训练有素的。而且你也能确定,他肯定在你彻底的了之后才会开刀,可是这个麻药劲现在开始产生还没有完全产生的时候,你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医生的时候,拿着刀子的时候,你就开始有莫名的恐惧,你就怕他现在一刀给你扎进来,那个不由理性控制他给你脸上开始盖上这个面罩的时候,你就产生了一个绝对不受控的恐慌了,是吧?会不会给我憋死啊是吧?这一针下去会不会死了?

所以在那个时候让你丧失了信心的是理性吗?不是正是因为你的信心只建立在理性上,你才丧失了信心。真正让你那个时候恐惧万分的是情感和想象,对不对?那个你战胜不了

或者一个男人,他有充分的证据和各种的经验,都知道这个漂亮女孩特别爱撒谎,绝对不会保密任何事情,决不能信任她。他的理性很清楚这一点,他自己都被骗过很多次。但是当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不相信自己的那个理性判断了,他就会觉得这次也许会不同,于是就再次做了傻瓜,把不该告诉她的事又告诉了。出门就上当,当都一样,是吧?所以他的感觉和情感粉碎了他自己以为他很清楚知道的真相和理性。

或者你学游泳的时候,其实你都亲眼看过,你有没有注意到,人要是在海里边湖里边淹死了,是沉下去的还是浮上来的?死人其实是着的是吧?也就是说一个人在水里就是什么都不做,你都应该是浮着的。理性告诉你是这样的,但是当你真进去的时候,教练突然一撒手,你一乱扑通你就沉下去了。是吧?因为你突然之间就不相信。而这个不相信不是因为你不知道,不是因为你理性不足,恰恰因为你只有理性。

所以一个人如果对基督教的信仰仅仅是从理性来的,这样对,所以我就去做,我也知道这个对,那我就照着来。你很快,最多不超过六周,你就会开始怀疑纠结迷茫失望,发现事情不是这个样子。因为你那个时候开始被你的情绪左右了,情绪总会对真实的自我进行反叛。

所以就是在这个意义上,“信”才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美德。路易斯就讲一个话很有意思,他说我现在是基督徒,但是我却经常会产生一种情绪,就是整个基督教让我看来好像极不可信但是他回想从前的时候,过去我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可是那个时候却经常产生一个情绪,基督教看起来极其可信。

这就说明你如果不告诉你的情绪什么时候退场,你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真正坚定的基督徒甚至你如果不能控制你的情绪,让它不要在这个地方进来,那么你连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都做不到。你如果只能被情绪掌控,而不是被相信来掌控,用路易斯的话说,你只能永远是一只徘徊不定的动物。因为信是能够带来你的信仰,而如果你是被你的情绪驱动的,那你实际上怎么做事儿,就取决于那天是天晴还是天阴,取决于那天你中午吃的饭消没消化好。你原来就是被这种事决定的,这就叫动物。因为这个东西影响你情绪了,然后你的情绪来指导你做一切决定,你不凭信心做,而是凭情绪做。

所以人必须培养的是信心的习惯,让信心掌控你的一切,而不是让别的来掌控你的信心尤其是不能让情绪来掌控,不能让天气状况和消化情况来掌控,就这个意思。

但是怎么培养这种信呢?仍然跟刚才说的一样,就是信,然后就去行,虽然你知道你不行,你还是要去行。去做。就刚刚我们说的,意识到你的骄傲是迈向谦卑的第一步,那现在我们要说的就是要践行基督教的美德,一点点的做,让这个复利去增长。

唯独抵抗过诱惑的人,才会知道诱惑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去争战的人,不配谈什么叫做抵挡,什么叫做争战,什么叫做诱惑一个真正的坏人其实不知道什么叫坏,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跟坏争战过,他都不知道那个坏有多大的能力。就像跟德军打仗的士兵,他绝不可能通过投降德军来了解德军的实力,对吧?他恰恰是通过跟德军硬碰硬的血战,知道他们实力的可怕,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第一天就投降了,你都不知道多可怕,你是想象的对吧?

所以基督徒也一样,竭力的争战,知道你不行,但是靠着上帝竭力的争战,在这一点点的过程当中,让自己那个复利的东西慢慢增长。而一开始就放弃了这种挑战的人,他就是在靠妥协过日子,他的一生就叫苟且偷安这样的人生不值得过。

所以每一个对上帝有信心的人都应该去过这样的生活,而上帝喜悦你这样做。你也别觉得你这样做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儿,就像说你跟你父亲说爸爸给我二十块钱,今天父亲节我给你买一父亲节礼物,父亲当然很喜欢给你二十块钱,你买了很高兴,那你千万别以为你这样的做法让你父亲挣了二十块钱,对吗?

你能去做点什么事的能力是上帝给你的,你就是真的做到了,你也没有给上帝增加什么,但是的的确确给你增加了一些什么对吧?所以不是上帝需要你,是你需要上帝,你要那样去做。很多时候也有人问那我如果走不下去该怎么办?我要说的是你还没开始走的人就不要问这个问题,什么叫走不下去怎么办?你都没开始动呢对吧?你真的走了一半了一多半了,你说我走不下去怎么办?这句话有意义。当你真的是开始动开始行动开始失败,开始知道你做不到,你才知道我们讲的“信”到底是什么。就在那个决定性的时刻,你终于明白在何种意义上,你现在要转向上帝,说这个必须上帝您来做,我做不了。就在那一刻,你开始成为一个真正信仰上帝的人。

所以就去做吧也不要问自己我是不是达到那一刻了呢?不要坐在那冥思苦想,就像一个孩子说我什么时候长大了呢?你是将来回头看,知道你哪个时候长大,对吧?但是你不可能在那个过程中的某一刻说这一刻就长大,所以不要关注你现在有没有做到,能不能做下去,重点是去做,就像一个人晚上越焦虑,我能不能睡着呢,现在点半了,我现在有没有睡着呢?十一点半了,我现在睡着了吗?我确保你到天亮也睡不着了。

你总关注你是不是走在这个路上的话,那你就没有在这个路上你要去做!事情是什么样的,将来你会知道对吧?所以不是因为你要努力去赚得恩典,而是因为恩典已经在你身上了,你才会这样的去努力。

所以这种努力就是一种引导你回归基督,回归天家的方式。当我们谈论信、爱的时候,其实这一切都在引导我们继续向前,超越眼前的一切,进入一个更高的境界。在那个国度也就是天国,真的进去之后,人们再也不会谈论这些信婚姻什么宽恕什么骄傲,因为那些事都过去了,提到那些就像提到一个古老的玩笑。天国中的人已经是达到了那个地步,就不再说我们现在说的这些事儿了。

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因此我们才怀着这种信、望、爱努力的前行,这就叫信仰之路

论道德(下)|《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相关阅读:

宇宙意义的线索 |《返璞归真》第一章讲座

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论道德(下)|《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讲座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论道德(下)|《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